新的社会阶层人士在行动

汪姜峰:那山 那水 那些人


秋日的下午,桂香袭人。桌上的手机发出欢快的提示音——好友李双爱发来微信,说我资助的贫困户王益群的女儿已大学毕业,应聘到圣象集团工作了!她高兴的心情仿佛要从短短的字里行间跳跃出来,也将我的思绪拉到那山那水和那些人身边。

相识看似一种机缘,是偶然,其实也是必然。身为“中国好人”“安庆好人”的李双爱是一名普通的邮局职工。年少家贫几近辍学,是初中班主任周老师的帮助,才使她有机会走出太湖那座大山。一次回母校看望周老师,偶尔得知仍有一些学生因贫困快要失学,她顿时萌生了要把恩师给予自己的大爱加倍传递下去的念头!从那以后,她始终坚守着这份初心,将山高路远踩在脚下,一次次走进那些贫困学生的家中。同时,她多方联系社会爱心人士,千方百计地搭建结对帮扶的桥梁。

正是因为双爱的这份善良与执着,我的生命便注定会与那里的山、那里的水和那里的人有了割舍不断的牵绊。2011年5月的一天,在双爱的组织和带领下,我和几位爱心朋友第一次走进那片大山——地处皖鄂交界的太湖县百里镇。车行山道,大山苍翠连绵,峰回路转,沟渠溪水潺潺。时有粉墙黛瓦的村舍散落在山坡上,如同巨幅的山水画。当时的我始终不能想象,就在这青山秀水之间,真的有一群人像他们所描述的那样,生活得异常艰辛。

很快,答案令我震惊!到达太湖县城后,又经过一个半小时的山路颠簸,我们到达了百里镇东口村陈家保家中。陈家保30来岁就不幸患上尿毒症,靠透析维持生命。长期透析又让他感染上了腹膜炎,杜冷丁都难以止痛。老母亲年届古稀,妻子体弱多病,儿子陈俊伟才小学五年级。那时,国家还没有落实贫困户医疗兜底的政策,长期的治疗不仅掏空了陈家保的家底,还让他欠下十来万的外债。每天陈家保吊着透析的皮管去茶园里采茶、去稻田里劳作,一次次晕倒在田间地头,又一次次挣扎着爬起来。我们来到他家的时候,他刚从地里回来。握着这个比我还小四五岁的山里汉子粗糙的双手,我的心里为他的坚强而震撼,也为他的不幸而唏嘘!

柳青村程梅婷,是双爱最为牵挂的孩子。孩子的妈妈和弟弟严重智障,爸爸稍微好一点。家里的房子只有半边门,土砖墙到处开裂,屋里潮湿泥泞,杂乱不堪。村干部介绍,小梅婷和弟弟常常被智障的母亲打骂。他们家从来没有吃过早饭,如果孩子爸爸当天精神状态尚可,她和弟弟还能吃顿饱饭,否则只能挨饿。不幸又庆幸的是,梅婷是全家唯一智力正常的人,而且学习成绩很好!当我见到小姑娘,从孩子那一双清澈、明亮而又无辜的大眼睛里,我清晰地看到她对亲情的渴望、对知识的追求和对外面世界的向往。

那一天,李双爱还带着我们来到遍布她足迹的弥陀镇。虽说是邻镇,但我们一行人在大山里不知转了多久!最后车子已无法通行,弥陀镇关工委方书记和村干部就用摩托车带着我们,在陡窄的山路上往前冲,险象环生。在弥陀镇,我还认识了其他“苦孩子”:靠妈妈王益群打豆腐维持生活的品学兼优的方慧和弟弟;从小被亲生父母抛弃的女孩朱心莲和金元凤;和残疾奶奶相依为命的戴媚;失去母亲、热爱学习的陈明学。

回城的路上,谁都无心再去欣赏窗外秀丽的景色。一座座大山沉默地耸立在那里,大家的心里也沉甸甸的,我们有责任为他们做点什么!我将程梅婷、陈俊伟、戴媚、陈明学、紫仙霞等孩子的特殊境况一一记在笔记本里,也记在心里。从那以后,开始实施我的帮扶计划:除了平常的节日看望,每人每学期再提供1000元助学金。

众人拾柴火焰高。个人的力量是微不足道的,扶贫帮困需要汇聚社会方方面面的力量。我们通过QQ群、老乡会、企业家朋友圈等各个渠道进行宣传、发动。随着越来越多的企业界朋友和爱心人士的加入,越来越多的“大眼睛”得到了帮助。大家为小梅婷家成立了专项救助金,添购了家具,订立了长期帮扶计划,特别将早餐费转到老师手中,小梅婷每天能吃上暖和的早餐啦!

我们因善结缘,又因责同行。当扶贫帮困的民间爱心队伍不断壮大的同时,更加振奋人心的是来自“顶层设计”铿锵的声音!2013年,习总书记提出了“精准扶贫”方略,各级政府全面打响了决战扶贫的战役!我们在扶贫路上有了扶贫工作队、镇(村)扶贫干部的指导与帮助。这是一支用实际行动贯彻党中央精准扶贫方针的专业队伍,他们吹响了向深度贫困宣战的嘹亮号角!随着一支支扶贫工作队进驻大山,教育扶贫、产业扶贫、政府保障兜底扶贫、大病慢性病分类救治等国家政策落地生根。李双爱的朋友圈里好消息也越来越多——当地党委政府已经为小梅婷家落实了危房易地扶贫搬迁政策;镇书记亲自协调各部门,为小梅婷姐弟俩补上户口、申请低保;梅婷的弟弟也由爱心人士长期接对帮扶,送到了特教学校;妈妈的病情也得到控制。

有了扶贫工作队的指导,我们的扶贫帮困也显得更有章法了。在我的影响带动下,公司员工也积极投身到社会公益活动中来。2016年,公司参与“百企帮百村”精准扶贫行动,对接帮扶岳西县东冲村,为东冲村捐赠扶贫公益资金10多万元。公司设立爱心帮扶基金,每年筹集20万元,用于产业扶贫。年初,我们委托东冲村干部为贫困户购买仔鸡、猪苗、化肥、农药;收货的季节,鼓励员工“消费扶贫”,优先购买贫困户家的农产品。公司党支部利用“党员活动日”,慰问残障人士、孤寡老人。公司录用新员工,优先招聘农村学子。公司还在安徽建筑大学为农村贫困学子设立“宜城立信”奖学金。

2019年春天,我和同事们又一次走进大山。山还是那片山,河还是那条河,但山水之间的景致已然改变!崎岖的山道已拓宽为盘山公路,危险处还修建了防护墙,曾经摩托车吼着才能冲上去的小村子都已“村村通”铺上了水泥路;很多人家建起了“小洋楼”,院落里停着小轿车。我们走访的弥陀镇界岭村,通过“省级中心村”建设,环村公路上装上了路灯,村中心还修建了文化广场。我资助的对象陈明学,全家已从深山里搬迁到界岭村街上,父亲在村里扶贫光伏发电厂上班;陈家保逝世后爱人再婚,孩子的继父承包了大片田地,机械化耕作,日子慢慢好起来了……傍晚时分,村里妇女们聚到一起跳起了广场舞;老人们踱着步、围成圈、听着歌、聊着天;孩子们嬉闹着、奔跑着,一阵阵欢笑响彻云霄。

回望那方山水,十年恍惚一瞬。一次次走近他们,便愈发感觉自己的心灵得以洗涤与净化,少了功利和浮躁,多了知足与感恩。我告诫自己:要尽己所能扎扎实实地将企业经营好,更好地回馈社会;在用爱心和责任筑就的扶贫之路上更加坚定地走下去,直到贫困的阴影永远离开我深爱着的那山、那水、那些人!

(作者:汪姜峰,安徽省政协委员,安徽中信智力服务机构董事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