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志敏的狱中文稿是如何密写的
发布时间:2015-07-07
来源:人民政协报
【字体:

1934l0月,时任红十军团军政委员会主席的方志敏率部北上。在国民党军队重兵围追堵截之下,北上部队终因寡不敌众而失利,方志敏不幸被俘。他并没有因身陷囹圄而停止战斗,在短短六个多月中,以惊人的毅力和顽强的意志,克服种种困难和疾病折磨,写下了《我从事革命斗争的略述》、《可爱的中国》、《清贫》等重要文稿和信件十三万字。

为了保险起见,方志敏还密写了部分文稿,比如,在《我们临死以前的话》的文末,作者注明:一九三五年三月二十五日写完,六月二十九日密写于南昌军法处囚室。除了密写文稿外,方志敏《给中央的信》也是密写的。

因为是密写,上海党组织收到文稿,就必须先显影再誊写。时任中共地下党上海特科临时负责人的王世英回忆道:“1935年下旬毕云程转来一批文稿均系密写件。我组织显影后,才知真是方志敏的狱中文稿,随即将文稿抄件转到莫斯科共产国际东方部;同时由毕云程将给鲁迅的信和文稿抄件转交给鲁迅先生,原件存上海特科。”

在当时的条件下,方志敏如何得到“密写药水”的,又是怎样密写的呢?

毕云程是中共地下工作者,曾经显影过方志敏密写的信件。据毕云程回忆:1935年下半年,有一位“很年轻的姑娘”到生活书店来找他,面交了方志敏在江西监狱中写的四封信。“在胡愈之同志家里,用碘酒洗了这四封信,内容是一样的,就是说,托我们把这部书稿想法交到党中央为他出版。”

同样收到方志敏密信的胡风回忆:“鲁迅从内山书店接到一封信,打开一看是几张白纸,鲁迅弄不清是那里寄来的,把白纸给我看,我不认识。我去找吴奚如同志,他说可以拿碘酒擦一下试试看。”胡风用碘酒擦后果然显出字来,“其中有一封方志敏同志给党中央的信,还有一封给鲁迅的信”。

从用碘酒显影的方法来看,方志敏一定是用米汤密写的。因为米汤里面有淀粉,淀粉遇碘就会变成蓝色。用米汤密写是当时中共地下党常用的方法,而且在狱中,米汤并不难搞到。(刘明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