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历史事件发生地找寻统一战线的初心

发布时间:2021-06-18
来源:统战新语
【字体:

西安事变发生地临潼华清宫五间厅外墙清晰可见的弹孔、照金薛家寨革命遗址红军寨里风化的石桌椅、陕西宝鸡长乐塬抗战工业遗址纺织机上的锈迹……历史遗迹无言,人们却能从中体味到筚路蓝缕的艰辛,以及全民族紧紧拧成一股绳的韧劲。日前,中央统战部“百年路·同心筑”媒体采访团走进陕西,在历史事件的发生地,寻找统一战线的初心。

民有所呼,我有所应

“枪口一致对外!”

“中国人不打中国人!”

铿锵有力的口号,引得在场观众动容。这是在陕西西安临潼华清宫景区上演的一场反映西安事变史实的演出。它通过观众深入场景的沉浸感,以及对历史人物有血有肉的再现,将重大事件生动地呈现在舞台之上。

这部实景演出已上演4年多,上座率始终保持在80%以上。大幕落下,上海游客马小朋一边鼓掌、一边擦着眼角的泪花。他说:“中国现在早已经不是被动挨打的角色了。只要中华民族团结在一起,就是谁都不可战胜的。”

时光回溯到1936年12月12日,张学良、杨虎城两位爱国将领顺应全国人民抗日的要求,响应中国共产党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号召,发动西安事变,兵谏蒋介石停止内战。在中国共产党的居间协调下,西安事变的和平解决成为时局转变的枢纽。从此,十年内战的局面基本结束,国内和平初步实现,为国共两党的第二次合作创造了条件。

图片.png

一位游客在华清宫五间厅外参观。

“在各个时期、各个阶段,我党如果抓住时机、创造条件地做好统战工作,统一战线是能发挥事半功倍的作用的。”西安事变纪念馆业务研究室主任石八民表示,事变发生后国内国际舆论复杂,中国共产党能够抓住西安事变这一建成统一战线的契机,并且通过统战工作实现这个目标,就是因为“团结抗战、外御其侮”已经成为全民族的呐喊。

“只要你的主张符合广大中国人民的根本利益,就一定会得到响应与支持。”陕西省统一战线智库专家、陕西社会主义学院原副院长方大卫说。

审时度势,广交朋友

陕西省铜川市耀州区照金镇游人如织,这里有座拔地而起的山峰,是陕甘边区特委和红二十六军第二团驻扎过的薛家寨。在山岩缝隙里,仍留存着薛家寨保卫战可歌可泣的故事。

“在山下不远处就有由我党发起的市集。这里坚持公买公卖,让群众优先交易,并对白区商贾开放。”铜川市耀州区委党校常务副校长宋剑波谈起亭子沟市集时说:“这种‘经济统战’不仅缓解了红军的后勤难题,也让红军公道正派的形象通过商人传到了白区。”

图片.png

照金镇薛家寨革命旧址内的红军寨。

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红军战士还曾在薛家寨发明出一种叫麻辫手榴弹的武器,如今还留存于照金镇的陕甘边革命根据地纪念馆里。

纪念馆副馆长宋建斌说,陕甘边革命根据地能够存续和发展,与根据地老一辈革命家的统战思想密切相关。红军将领刘志丹通过“三色论”的统战手段,极大保存壮大了我方力量。

“红色就是到农民群众中宣传革命思想建立军队,灰色是争取改造民间武装、土匪武装,白色即在国民党军队里‘借水养鱼’。在这一实践中,越来越多武装力量与红军站到了一条战线上。”他说。

“开展武装斗争就要争取多交朋友、少树敌人。”宋建斌说,老一辈无产者秉持坚定的革命理想与灵活的工作手法,让“三色论”成为与党的统一战线理论一脉相承的部分。

团结起来,共克时艰

在陕西省宝鸡市金台区的长乐塬抗战工业遗址,其窑洞工厂最核心处有个“万枚纱锭进窑洞”的造型:上百枚纱锭为一组,线头聚拢伸向窑洞顶端。

“哪怕是涓涓细流,汇聚在一起时就是奔涌的洪流。”遗址管委会办公室主任王敏说。

作为中国现今保留完整的近现代工业建筑群之一,长乐塬抗战工业遗址见证了民族实业抗战救国的历史,凸显了在中国共产党的中流砥柱作用下,全民族奋勇抵抗的精神意志。

图片.png

宝鸡长乐塬抗战工业遗址。

武汉会战前夜,抗战初期从沿海抢迁至内地的企业开始继续向大后方内迁。撤退中,国际友人路易·艾黎接受共产党人的建议,动员在湖北的64家企业迁出,其中15家落脚到了宝鸡。

“为了躲避日军轰炸的破坏,作为迁入企业代表的申新纱厂于1940年开掘窑洞工厂,把1.2万锭细纱机安装于洞内开始运转,源源不断向前线输送军需。”王敏说。

宝鸡还见证了中国工业合作协会第一个派出机构——西北区办事处成立。抗战期间,这个由路易·艾黎等人创办的机构,组织宝鸡上百家企业生产112万余条毛毯,支援了抗战前线。从1939年起,西北区办事处还累计把工合国际委员会的250万元捐款送到延安的事务所。

“在窑洞工厂游览路线的终点,我们还能看到‘努力干,一起干’的工合精神标识。无论在战争年代,还是在和平年代,这种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精神都不能丢。”中共金台区委书记宁怀彬说,国家危难之际,全民族不分老幼贫富,结成统一战线携手御敌,彰显的是一个共同体顽强不屈、自强不息的民族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