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朴初与中共领导人的交往
发布时间:2019-10-21
来源:团结报团结网
【字体:

图片.png

1952年2月16日,周恩来、赵朴初(中)参观北京广济寺。

20世纪二十年代,赵朴初考入苏州东吴大学附属中学预备班,后以优异成绩升入东吴大学。在这里,他开始接触革命的新思想。1925年5月,爆发了“五卅运动”,赵朴初作为东吴大学附中的代表之一,积极参加罢课、集会、募捐等活动,投身于反对帝国主义的斗争。他被推举为东吴大学安徽同乡会副会长,结识了一些思想进步的朋友接受马克思主义学说。他的同乡、同学梅达君,在读书期间就与中国共产党有所接触,他经常向赵朴初介绍有关共产党的情况,将陈独秀主编的《新青年》等进步刊物给赵朴初阅读,共产党救国救民的思想,在赵朴初脑海中植下了根。

1958年6月30日,赵朴初陪同毛泽东会见胡达法师率领的柬埔寨佛教代表团。等待客人期间,毛泽东兴致勃勃地和赵朴初聊起了天,他以开玩笑的口吻问赵朴初:“佛经里有些语言很奇怪,佛说第一波罗蜜,即非第一波罗蜜,是名第一波罗蜜。佛说赵朴初,即非赵朴初,是名赵朴初。先肯定,再否定,再来一个否定的否定,是不是?”毛泽东一张口说佛,赵朴初会意地笑了起来。从毛泽东的话里可以听出,他很熟悉《金刚经》。在全部佛经中,《金刚经》是精华。“佛说”、“即非”、“是名”就是《金刚经》的主题,全部《金刚经》反复讲述的就是这一主题。它解答了“降伏其心”的菩萨心行的关键,历来为中国佛教徒所重视。但赵朴初并不完全同意毛泽东的话,他笑着说:“不是。是同时肯定又同时否定。”平常,赵朴初喜欢研究佛法般若,他发现其中有很多辩证的哲理和辩证方法,如老子说“道可道,非常道”,就与禅有一致性,因为一旦真理可以用语言来表达,就不是原本的、永恒的真理了;赵朴初甚至认为黑格尔的辩证法与佛教也存在某种关系。这回,见毛泽东说起辩证的否定,赵朴初就谈了自己的见解。毛泽东很满意赵朴初的回答,点头说:“看来你们佛教还真有些辩证法的味道……”正谈在兴头上,胡达法师到了,对话只好中断。那段时间,毛泽东一直在研究佛教和共产主义相通的地方。1955年3月8日,毛泽东和达赖喇嘛谈话时,就曾明白地说:“信佛教的人和我们共产党人合作,在为众生即为人民群众解除压迫的痛苦这一点上是共同的。”

在赵朴初与中共领导的交往当中,有一件小事让他感慨颇多。1949年9月下旬,赵朴初作为宗教界代表,赴京出席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参与商讨建国大事。赵朴初从20岁就开始吃素,生活极其简朴。会前,他曾对夫人说“我明天参加政协会,只好吃肉边菜了。”中国佛教徒吃素,在没有条件的情况下,可以只吃肉边的菜。可他没有想到的是,当他在签到簿上写下自己的名字时,工作人员立刻说道:“您就是赵朴老?请里面坐,有素席。”原来,周恩来早就考虑到他,特意为他安排了素席。点滴小事,让他深为感动。

赵朴初与毛泽东、周恩来、朱德、陈毅、邓小平等中共领导人之间的亲密友谊在他的诗作中有大量的反映。特别是在“文革”期间,他不惧迫害毅然写就的一些敬挽好友的诗词更是充分显露了他那份朴实、深沉的感情。陈毅逝世后,赵朴初顶着极大的压力,写了许多寓意深刻的诗作,他写了《陈毅同志挽诗》:

殊勋炳世间,直声满天下。

刚肠忌鬼蜮,迅雷发叱咤。

赖有尧日护,差免跖斧伐。

众望方喁喁,何期大树拔。

岂徒知己感,百年一席话。

恸哭非为私,风雨黯华夏。

1976年刚过新年,中国大地迎来了一个寒冷哀伤的春天,周恩来总理病逝,举国悲痛,人心激愤。赵朴老立即写了挽诗:

大星落中天,四海波澒洞。

终断一线望,永成千载痛。

艰难尽瘁身,忧勤损龄梦。

相业史谁俦?丹心日许共。

无私功自高,不矜威益重。

云鹏自风抟,蓬雀徒目送。

我惭驽骀姿,期效铅刀用。

长思教诲恩,恒居唯自讼。

非感哭其私,直为天下恸。

邓小平病逝后,1997年2月25日,《人民政协报》刊发了赵朴初的《邓小平同志挽诗》:

泪作江河四海倾,神州忍见大星沉!

雄才远望无俦亚,盛德丰功孰比伦?

永忆十年遭丧乱,端凭巨手转乾坤。

哀思共勉遵遗教,待展宏图耀古今。

这些诗作既体现了赵朴初赞颂和缅怀那些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真挚感情,也是他长期与中国共产党风雨同舟、肝胆相照的历史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