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解放初期打赢统战这一仗
发布时间:2019-08-09
来源: 福建统战微信公众号
【字体:

策反和统战并行,陈嘉庚给新政权发贺电

在十兵团受命提前入闽,解放福建前,地下党已经打响了一场不见硝烟却也惊心动魄的战斗。福建地下党组织系统搜集到了国民党党、政、军、警、特的组织机构,文教事业单位、工商业及会道门等社会各方面情况,经过整理,制作了几千张卡片,为解放福建以及接管城市、维护社会治安、恢复生产等,提供了极有价值的资料。

这其中,受中共中央社会部委派,谢筱迺秘密潜入福州设立电台,掌握退缩到华东、东南尤其台湾的国民党军部署情况,建立中共中央社会部福州海军工作站,做好闽系旧海军人员的统战策反工作。

远在海外的爱国侨领、南洋闽侨总会主席陈嘉庚非常关注国内的战事。正如他所预料的那样,国共之间打的是一场人心向背战,共产党得天下是早晚的事。1949年2月8日,得悉北平已和平解放,他立即托请叶剑英代转,给毛泽东拍去一电,祝新民主政府百事顺利,中央诸公政躬康泰,同时力主严惩卖国战犯。在和前来拜访的美联社星洲分社主任马斯特逊畅谈中,陈嘉庚认为必须成立以中共为核心的民主联合政府。随后,他分别致电李宗仁、何应钦、白崇禧,敦促他们接受中共提出的和谈8条。4月9日,爱乡心切的陈嘉庚给毛泽东再拍发一电,请求“选择贤能闽人,训练多士,俾福建解放迅速,兴利除弊。”人民解放军百万雄师渡过长江、解放国民党统治中心南京的消息传来,陈嘉庚在新加坡的南侨总会办公处怡和轩更是天天车水马龙,人们或来庆贺胜利,或来探问战讯,纷纷赞颂他有先见之明。

图片.png

陈嘉庚像

中国共产党看到了这位闽籍侨领的卓越影响以及心向光明的一面,特地请另一位闽籍侨领庄希泉作为中共中央特使,赴新加坡请陈嘉庚回国参战议政。

5月中旬,二野一部入闽,解放了闽东北部分地方。刚从海外回来的陈嘉庚闻讯,马上电促福建各界,迎接解放,并告蒋党官员立功赎罪:

全闽父老公鉴:

吾闽匍匐于军阀统治三十余年,闽人疾首痛心,无法自救。今幸人民解放大军,横扫江南,前锋已入闽北,全省解放,指顾间事。庚适由海外归来,道出香港,光明在望,曷胜欢欣!惟念闽人如欲于此后新中国占一员,新政治参一语,值此黎明前夜,宜当奋发有为,不限任何方式,各就本位努力,从速策进和平,迎接解放。在闽蒋党之军政大员,尤宜放下屠刀,立功自赎,保存国家元气,减少地方损失,人民和平大道,处处予以自新,倘执迷不悟作恶到底,身败名裂,即在目前,闽人决不宽恕。乃华侨之故乡,闽人有救省之责任,坐待解放,识者之羞!恳切进言,幸速奋起。

南洋闽侨总会主席 陈嘉庚

陈嘉庚的快邮代电在福建各阶层产生了重大影响,引起了国民党福建当局的恐慌,并促进傅柏翠、李汉冲、练惕生六月间领导发起了闽西起义。

8月17日福州解放。8月20日晚,张鼎丞率省级机关干部200余人,从建瓯赶到省城福州,住北门半野轩。张鼎丞抵榕后,马上与叶飞、韦国清、方毅等商讨接管城市的方针和实施办法,提出必须在恢复秩序、安定人心的同时,迫切需要解决金融和物价,为此要争取尽可能多的民主人士站在我们这方面。

8月24日,福建省人民政府正式成立,主席张鼎丞,副主席叶飞、方毅。福建省人民政府发出第一号布告,向全省人民表明了新生的人民政府的施政纲领。

8月31日,陈嘉庚给新生的福建省人民政府发来贺电,热情洋溢地说:

张鼎丞主席、方毅副主席、叶飞副主席兼司令员:

吾闽山多田少,民生困苦,出洋者众,回乡者寡,日寇败后,南洋各民族为求解放,受帝国主义武力压迫,华侨在战争中财产损失重大,失业日增,省内既受抗战惨祸,又遭外汇断绝。继以内战爆发,蒋党凶残,苛政百出,凄惨情况,莫可言喻。中外闽民,盼望解放,若大旱之望雨。电传大军入闽,名城解放,目的将达,人民政府及军区成立,公等荣膺主席及军旅之寄,闽民咸庆得人。特此驰贺,并盼全省迅速解放,救民水火,兴利除弊,无论关切。

贺电充分表达了广大华侨和全省人民的喜悦心情和殷切期望,在海内外产生的影响以及所起到的统战作用,不言而喻。

五湖四海延揽民主人士

如何接管好福建、治理好福建?“得天下者得民心,治天下者揽英才”。张鼎丞从地下党的汇报中,得知“8·17”解放福州的当天傍晚,东街口、南门兜、大桥头到处张贴一份《欢迎福州解放——敬告同胞书》,上面联合署名的是萨镇冰、陈绍宽、陈培锟、何公敢、史家麟等一批社会知名人士。这是谢筱迺和地下党统战工作结下的硕果。这份联名告示对安抚福州民心、稳定社会秩序发挥了极大作用。萨镇冰、陈绍宽均为民国海军名将,张鼎丞对他们慕名已久,如今同住一座城,共饮一江水,何不前往拜识,共商治理军政之事?

一天,福州城内泉山东麓“仁寿堂”前,一辆草绿色的旧吉普车驶到这里嘎然停下。身着灰布便装的张鼎丞从车上下来,抬头一望,只见“仁寿堂”门楼那两扇大门紧闭,立即示意警卫员不必敲门,顺着围墙向后门走去。

这座“仁寿堂”在福州城里几乎无人不晓。其主人便是名震四海的清末海军大臣、民国海军总长、代理国务院总理、福建省长的“肃威上将军”萨镇冰。

图片.png

萨镇冰像

张鼎丞走到店面小柴门前,轻敲两声。萨镇冰见是张鼎丞来访,欢喜若狂,攥着张鼎丞的手连声说“失迎!失迎!”把他迎进客厅。

“久仰鼎铭先生大名,难得拜识。今日蒙老先生允见,鼎丞有幸了!”张鼎丞以晚辈学生的身份谦逊地说。

“岂敢,岂敢!”91岁高龄的萨镇冰抑制不住兴奋之情,坦陈心迹,“福州解放,乡老翘首以盼。张主席主政,萨某也是衷心拥护的。蒋介石、李宗仁、朱绍良要我去台湾,我没去。萨某敢于冒犯李宗仁,实在是不愿再跟蒋介石他们与共产党为敌了。”

“鼎铭先生的选择是对的。毛泽东主席、周恩来先生让我转达对鼎铭先生的敬意。”张鼎丞说。

萨镇冰异常兴奋,又诸多感慨:“我活了九十几年,经过多少坎坷,路要怎么走,我心中是清楚的。”

张鼎丞见老人亲切、坦诚,便推心置腹地向萨镇冰讨教治理福建的大政方针,两人谈得十分投契。萨镇冰精通诗文,张鼎丞满腹翰墨,谈话间诗来词去,妙句联珠。

“仁寿堂”院内左侧有一小亭,亭中置一张方桌,几把木凳,桌上放着文房四宝。张鼎丞见亭外贴“鬻字润例”四个字,便问:“这便是‘鬻字亭’?”

萨镇冰笑道:“鬻字为生了能自立者且自立。蒋介石那不干不净的钱用不得哟!”

“萨翁平时作何消遣度日?”张鼎丞问。

“除了吟诗、写字、读书外,有时也玩玩纸牌。”萨镇冰说。

“玩什么纸牌?扑克吗?”

“不,是福州的土纸牌——吊鱼。”

“吊鱼,我也会点。来吧,凑着玩一轮吧!”

“鬻字亭”中笑声朗朗,情同故交。

9月中旬,张鼎丞转达周恩来的邀请,让萨镇冰作为特邀代表赴京参加第一次全国政治协商会议。萨镇冰欣然接受,但因年老体弱未能成行。当他从收音机里听到毛泽东主席庄严宣告:“占人类总数四分之一的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这位新选上的全国政协委员、中央军委委员和全国华侨事务委员会委员激动得泪水盈眶,仰天吟哦:“群英建国共乘时,此日功成举世知;……虽在耄年闻喜讯,壮心忘却鬓如丝。”

张鼎丞也没有忘记另一位海军宿将陈绍宽。这位国民党海军上将总司令,抗战胜利时曾代表中国海军在美国“密苏里”号战舰上接受日军投降,后因反对蒋介石发动内战,愤而辞职,退隐故乡福州南郊胪雷乡。福州解放前夕,朱绍良两次前往胪雷传达蒋介石的电示:“请陈赴台,共襄国是。”陈绍宽严词回答:“我已逾花甲之年,心同死灰。岂不闻鸟返故乡、狐死首丘之说?若逼我去台,我定从飞机上跃下,葬身闽海波涛之中!”

一个云淡风静的日子,张鼎丞轻车简从来到离城十多公里的胪雷乡。他跨过一座摇摇晃晃的木桥,顺着一条窄窄的田埂向村中走去。走在前面的警卫员不小心把稻子踩倒了,张鼎丞连忙弯腰把倒伏的稻子扶起来。突然,村里有人喊起来:“抓偷谷子的!”一下围过许多农民。张鼎丞向大家道歉:“我们不小心把稻子踩了,对不起乡亲们!”陈绍宽得知张鼎丞躬亲来访并遭误会,深感共产党干部爱民至深,便对张鼎丞由衷称赞:“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失天下。张主席体恤民情,百姓敬仰,福建有望了!”

张鼎丞说:“福建刚刚解放,百废待举,百业待兴。厚甫先生见多识广,人才难得。鼎丞此行的目的,就是请先生进城,共商治理福建的大业。”

经历过种种仕途风波、官场冷暖的陈绍宽,虽然深感张鼎丞相邀出山之至诚,但记忆犹新的宦海沉浮生涯告诫自己:再等等看吧,贸然允诺,可就覆水难收呵!

张鼎丞并没有因此止步。他知道,陈绍宽是个硬骨之士,他的爱国忧民之心不会容忍自己在全国获得解放之后依然过着闲云野鹤般的生活。三国时代的刘备尚能三顾茅庐,延揽稀世之才,而今共产党打了天下,治理江山,求贤若渴,请陈绍宽出山,我多走两趟胪雷又有何妨?

在通往胪雷乡的那一条窄窄的田埂上,张鼎丞一次又一次地重叠上自己的脚印。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张鼎丞求贤若渴的精神深深感动了原想告老林下的61岁的陈绍宽。不久后,陈绍宽欣然出任华东军政委员会委员,接着当选为福建省人民政府副省长兼中国人民保卫世界和平委员会福建省分会主席。

一天,张鼎丞问统战部的负责人:“王实瑞这名字听说过吗?”

对方回答:“听说过,是个著名的公路桥梁专家,去过很多国家。”

张鼎丞说:“他在国民党政府里任过职,听说现在思想有包袱,怕把他当作反革命。像他这样有真才实学的人,过去没有做过坏事,不仅不是反革命,还是我们国家的财富。你们要找他谈谈,让他尽快解除思想顾虑。”

后来张鼎丞也亲自找王实瑞谈心,希望他发挥专长,为建设新福建做出自己的贡献。王实瑞对张鼎丞心悦诚服:“张老如此平易近人,知人善任,我只有竭尽所能,不遗余力了!”

福建农学院李舜訇教授、华南女子文理学院王世静教授……张鼎丞都一个一个地拜访,给他们送去党和政府的温暖,送去了建设新福建的期望。

张鼎丞还特地会见了1923年就在北京师范大学生物系就读时入党、参加过南昌起义的黄震。黄震在动荡的生活中与党组织失去联系后,坚持进步事业,抗战后先后担任过福建省立永安师范学校校长、福建省研究院研究员(代院长)、福建省立农学院教授等职。解放前夕,他利用担任省农业改进处处长和农业试验场场长的身份,拒绝国民党的各种诱惑,冒着危险,配合中共地下党组织,妥善转移和保存贵重试验仪器、优良牲畜、作物品种及重要研究资料等,全部移交新政府。1951年10月,经张鼎丞批准并亲自签发,黄震被聘为福建省首届各界人民代表会议筹备委员会委员,其证号为0001号。同年12月,福建省人民政府聘任黄震为省首届人代会代表。1953年,周恩来签发任命状,任命黄震为福建省人民政府文化教育委员会委员。

作为福建省最早的中共党员之一,黄震即使在失去与党组织的联系后,仍为党做过大量有益工作,他希望能恢复其党籍。张鼎丞和时任省委统战部长的彭冲,都希望他留在党外以发挥更大作用。1952年,黄震加入中国农工民主党,担任省委副主委兼组织部部长,利用自己的资历和广泛社会关系,带动许多社会知名人士团结在中国共产党周围,其中就包括后来的全国政协副主席、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国农工党中央主席、著名化学家和教育家卢嘉锡。张鼎丞调中央工作后,黄震去北京开会,都会主动与他联系,或登门拜访。

共产党解放福建后统战这一仗,自然也是打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