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老红斋
发布时间:2018-06-28
来源:沈阳统战
【字体:

在沈阳民进提起“老红斋”这个名字,恐怕年轻会员都不知道它的来历,但在五、六十年代的老会员心中,这段尘封已久的历史,却能钩沉起一段无法抹去的美好记忆。

六十年代初期,随着离退休会员逐渐增多,他们参加民进活动机会也越来越少。为了把他们更好地组织起来学习、交流、发挥余热,在时任民进辽宁省委主委车向忱老先生的倡导下,民进沈阳市委于1962年6月9日设立了离退休会员活动场所,车老命名为“老红斋”,并为匾额题了字。从此,老红斋便成了离退休会员学习、娱乐、交流感情、互通信息的场所。活动场所设在当时的沈阳市沈河区中山路五段6号---当时市委会机关的会议室。到1966年,参加活动的会员由成立当初的12人增加到21人。文革期间,我会停止活动,“老红斋”活动也同时中止,车老题的匾额也不知去向。

640.webp (1).jpg

1977年,我会恢复活动。应老会员的要求,于1980年7月18日召开了恢复“老红斋”的庆祝会,会员踊跃出席。有老会员作歌云:“噫吁此斋,与时俱乖。春风送暖,花谢重开。朽木不凋,老尽其才。车公垂训,继往开来。”当时由于机关搬迁,就把“老红斋”活动地点设在沈阳市沈河区朝阳大街二段56号机关新址的会议室。其后,民进中央下发了关于开展老会员工作的指示,市委会根据指示精神组建了离退休会员工作委员会,“老红斋”的活动由时任宣教处处长的广庄璘负责。当时参加老红斋活动的有57人。由于地域的原因,沈河、大东、和平区的会员较多,而相对较远的铁西、皇姑区的会员少一些。

为使老会员更好地开展活动,市委会购进了图书、文娱用品及血压计,订了各种画报,还设有床铺以备休息。门口还挂上了民进中央副主席赵朴初同志题写的“老红斋”匾额。老会员们看在眼里,深受鼓舞,大家畅谈多年来的风雨历程,增加了互相的理解,还提出了今后活动的设想。

“老红斋”恢复活动后,组织老会员开展了学习、参观、写作等一系列活动。据广庄璘处长回忆,他们制定了学习计划,每周一次或隔周一次,天气恶劣或有其他活动暂停。学习时听讲座、学文件、读新闻,然后研究讨论。先后学习了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党的方针政策、党和国家领导人讲话、新宪法的主要内容和特点及时事新闻。通过学习,大家认清了形势,对建国以来革命和生产建设的成就得失有了正确评价,增强了信心,振奋了精神。这样的学习活动共组织了120多次,老会员们的学习热情始终很高。

640.webp.jpg

除学习外,组织老会员外出参观也是老红斋活动的重要内容。为节省开支,凡公交可及的,均自带饮食,在约定时间乘公交到门前集合一起活动,如故宫、昭陵、福陵、辽宁省博物馆及市内公园。路远公交不及的,则由领导带队,机关工作人员服务,乘大客车前往,如辽阳化纤厂、本溪钢厂、宁官大队、抚顺平顶山、棋盘山水库、大伙房水库、参窝水库。通过参观游览,大家对祖国的壮丽山河,对蒸蒸日上的发展形势,对不可忘记的历史都直观地增强了感受,加深了认识,收到了开阔眼界、提高觉悟、愉悦身心、振奋精神的效果。

“老红斋”还有一项工作就是鼓励写作。我们向老会员传达了市政协文史办发来的《中央文史资料会议纪要》,组织大家阅读文史资料。经过讨论,明确了写文史资料的意义,纷纷表示:我们就是祖国历史的见证人,动脑筋、写资料就是为祖国作贡献。于是许多人边调查研究边在家或在“老红斋”伏案写作。白友寒写出了《满族源流考新篇章》;原市教育局局长李国凤当时已86岁,还到处奔走搜集资料,写出了《男同泽》;路连科老人视力不佳,在“老红斋”一手执笔、一手持放大镜写出了《沈阳一高》。这期间,老人们兢兢业业共写出了50余篇文史资料交给了市政协及有关单位。“老红斋”还设置了“百花园地”,鼓励大家写诗填词。1981年末,负责园地的文士杰曾将百花园地登载的诗词进行整理分类并打印装订成册分发给大家。当时已有47人次发表了百余首诗词。诗词内容或歌颂党赞美祖国,或庆祝“老红斋”恢复,或参观旅游有感,或追悼故人寄托哀思。大家在吟咏探讨中拉近了彼此情感的距离。

1984年,因离退休会员越来越多,市委会领导决定,退休会员回本单位民进支部参加活动。老红斋活动遂告终止。由于机关几经搬迁,赵朴老题字的牌匾也找不到了。参加过“老红斋”活动的老会员,特别留恋大家在一起的那些日子。“老红斋”没有了,大家还操持联系,互相问讯,这种感情持续了好多年。

“老红斋”前后两段,虽然只走过八年的风雨历程,但在沈阳民进的历史上,开创了离退休会员活动形式的先河,其影响力延伸至今。现在的沈河、和平区离退休支部仍然沿用“老红斋”式的活动方式。

(作者:民进沈阳市委宣传部部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