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听来自全国”两会”上住黔党外代表委员的声音
发布时间:2018-03-13
来源:贵州统一战线
【字体:

2018全国“两会”上,住黔党外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积极参政议政、建言献策,快来看看他们都说了啥。

王世杰(全国政协委员、贵州省政府副省长、民革贵州省委主委):

将体检纳入农村和城镇居民医保范畴

“人民的身体健康,是党和政府始终关心的头等大事。近年来,我国医疗卫生水平显著提升,人民的健康和体质也卓有改善。但我国医疗水平和西方发达国家相比还有较大差距,重大疾病的治愈率也不理想,尤其是人民的医疗保健观念相对落后。”为此,王世杰呼吁,将体检纳入农村和城镇居民医保范畴。

提案中指出,我国现有慢性病医疗负担在所有疾病的负担中占70%,而这些疾病绝大多数可以通过早期预防避免。近年来,重大疾病的发病率越来越高,其中绝大多数病例在发现时已经处于错过最佳治疗期的中晚期。更加不容忽视的是,据卫生部门统计,全国高达70%的人群处于亚健康状况。对于这部分人群的健康来说,定时体检的作用意义重大。早预防、早发现、早诊断、早治疗既对个人身体健康有益,也对节约医疗资源有利。

对此,王世杰建议,应首先从政策上提供支撑,将“治病”转变为“防病”。政府和卫生医疗部门应就相关政策进行研究和修缮,为重视预防提供政策上的支撑,引导医院从单纯的治疗疾病为主,转向预防与治疗并重。同时,给予财政补贴,组织卫生医疗部门、医保部门共同就“体检纳入医保”的早期投入资金进行预算,对于医保基金存在的资金缺口,给予适当补助;对于医保基金外的其他社会融资渠道,可进行统筹。

由于将体检纳入医保涉及面广,所需资金量大,为此,王世杰建议,可先选取部分区域和向部分特殊群体试点,如离退休人员、身患慢性病病人、残疾人等,再逐步进行推广。同时,要通过多渠道、全方位宣传健康体检的重要意义。“通过体检早期发现亚健康状态和潜在的疾病,早期进行调整和治疗,对提高疗效,缩短治疗时间,减少医疗费用,提高生命质量意义重大。”王世杰说。

左定超(全国政协委员、贵州省政协副主席、民进贵州省委主委):

“啃下”农村贫困老人保障难”硬骨头”

在脱贫攻坚中,农村贫困老年人不仅占贫困人口的比例较大,而且条件较差、基础较弱,是需要下大力解决的”硬骨头”。左定超委员告诉记者,抽样调查发现,有52.14%的农村贫困老年人主要是依靠低保作为生活来源,36.91%主要依靠子女供养的,14.95%主要依靠自己劳动获得收入。

55.57%的农村贫困老年人患有心脑血管疾病、糖尿病、慢性呼吸系统疾病等慢性疾病,其中,有26.13%的老人花费月收入的五分之一以下用于慢性疾病治疗,21.39%的老人花费月收入的二到五成用于慢性疾病治疗,7.95%的老人花费月收入的一半以上的用于慢性疾病治疗。农村贫困老年人中,与子女同住的老人占55.67%,无人照料的贫困老人对农村养老保障能力提出了较高要求。农村贫困老年人中,近三成贫困老年人生活不能自理。

“没钱看病”依然是农村贫困老人的主要顾虑。左定超说,尽管贵州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参合率达到98.9%,新农合政策范围内住院费用报销比例达75%以上,重特大疾病保障实现全省覆盖,但对进入暮年的贫困老年人来说,医疗费用支出仍是一笔随年龄增长变得越来越重的经济负担。据抽样调查统计,有53%的患病老年人药费支出占其总支出的20%以上,14%的患病老年人药费支出占其总支出的50%以上。产业扶贫对老人的帮扶作用有限,政策兜底没有侧重且保障水平不高。高龄老人逐步丧失了劳动能力,难以参加扶贫发展项目,仅依是靠低保补差兜底和养老金生活,保障水平十分有限。

左定超建议,要加快在贫困地区实行基本养老金中央调剂制度增加中央财政对贫困地区农村养老基金的转移支付力度,对不同年龄段的农村贫困老人实施差异化的基本生活标准,有针对性的提高高龄贫困老人的低保资助水平。支持建立贫困人口医疗保障基金补贴制度,确保大病贫困人口医疗总费用补贴达到90%,慢性病贫困人口医疗总费用补贴达到95%,扩大贫困人口大病救助的病种范围,切实解决农村贫困人口”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生活难题。加快推动城乡医保并轨,在贫困地区建立统一的政策参保缴费和享受待遇,让农村老年人能够更加公平地享有基本医疗保障权益。

“对于有意愿进入敬老院养老的农村贫困老年人,允许地方政府将其低保、高龄补贴、养老金等资金整合为其缴纳敬老院养老费用。”左定超进一步建议支持目前特困人员供养机构的功能从面向”三无”人员的特定对象,在设施建设、功能完善和人员配置上扩展成为当地养老服务中心,发挥辐射服务作用,允许空巢、独居老人、一般老人有偿进入养老。

张光奇(全国政协委员,贵州省政协副主席、农工党贵州省委主委):

严把“舌尖”关确保食品药品安全

食品药品安全问题是重大的民生问题,关系着人民群众切身利益,关系着人民群众的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关系着千家万户的幸福,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重要标志,但现在食品药品安全问题形势依然十分严峻。政府应将此项工作作为重要的政治任务来抓,切实提高监管水平和能力,严把“舌尖”关,着力提升人民幸福指数。

建议:一是发挥大数据在食品安全方面的作用。抓好食物消费量调查相关工作;加强市场交易食品登记管理,逐步做到食品原材料溯源;对食品生产和销售企业的采购、生产、销售情况纳入系统管理。二是加强食品安全风险监测。将公立医院全部纳入食源性疾病监测医院范畴,重点是要在县乡镇两级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开展食源性疾病基层监测,要在一线开展食源性疾病病例信息采集。三是严管药品零售机构和医疗机构,严把药品出口的最后一关。尤其要加强乡镇药品零售店和乡村医疗机构药品管理,加强基层药品零售和医疗机构药品管理的专业化准入;严格药品销售和处方登记,加强药品不良反应监测,严厉打击假劣药品和回收药品。

王伟(全国人大代表、中国民间商会副会长、贵州省工商联副主席、兴伟集团董事长):

发展全域旅游促进乡村振兴

王伟说,作为全国人大代表参加全国两会,他的心情非常激动。作为民营企业的代表,能参与到全国政治生活的大事中,这是对我们的认可和肯定。他表示,这次全国两会,近距离聆听了李克强总理所作的政府工作报告,催人奋进。尤其是报告中提出的创建全域旅游示范区,坚定了发展旅游产业的决心和信心。

王伟说,安顺是旅游胜地,是全国首批全域旅游示范区。安顺青山绿水、景色宜人,历史悠久、文化丰富,是天然的“大公园”。近年来,安顺市把旅游业作为发展新经济的重要突破口,深入推进旅游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创新发展全域旅游、山地旅游、高效旅游和满意旅游,以“全域景区化、景区精品化、文旅一体化、业态多样化、营销数字化”的思路加快构建“大黄果树旅游圈”,努力形成“全年不分淡旺季、全天不分黑白天、全域不分景区点”的发展格局。作为民营企业家,接下来准备在贵州省委、省政府把安顺作为旅游名城建设重要地区的战略部署下,积极行动,以乡村振兴为抓手,投身到安顺市全域旅游的打造中,为全域旅游发展贡献力量。同时,也希望通过发展全域旅游,带领更多的贫困群众脱贫致富,奋力实现2020年同步小康的伟大中国梦。

欧阳黔森(全国人大代表、民进贵州省委副主委、贵州省作家协会主席):

文化自信要深入骨髓

“贵州的文化是丰富多彩的,贵州的文化自信也是坚定的。”欧阳黔森说。

作为一个多民族省份,贵州文化资源具有鲜明的地方特色。近年来,贵州把大文化助推大扶贫战略行动作为突破口,充分挖掘文化资源,强化文化服务,取得明显成效。提出“建设多彩贵州民族特色文化强省”的战略任务,弘扬“天人合一、知行合一”的贵州人文精神,在决战脱贫攻坚,冲出“经济洼地”的同时也在构筑“精神高地”。文化事业和文化产业的发展不断为老百姓提供了精神食粮,满足了人民日益增长的对美好生活的期待,百姓文化获得感不断增强。

贵州除了少数民族文化,还有红色文化、三线文化、夜郎文化等。“讲述好这些精神,书写好这些故事,是作为一个创作者、艺术工作者责无旁贷的责任担当。”欧阳黔森说。

贵州的文化是丰富多彩的,贵州的文化自信也是坚定的。贵州王阳明悟道、爱国主义的奢香夫人、长征在贵州转折、多彩的民族文化,这些都是贵州的“精神高地”。

“我想说文化自信一定要深到骨髓,就是要对中华民族的文化骄傲、自豪,这样才能抵御某些不良的因素。中国人都应该挺起腰杆,站在山峰上向全世界大呵一声:作为中国文化人,我骄傲!“欧阳黔森说。

殷红梅(全国人大代表、民进贵州省委副主委、贵州师范大学国际旅游文化学院院长):

发展民族村寨文化旅游增强文化自信

在2018年全国两会上,殷红梅表示,贵州走出了一条乡村旅游发展之路。据她介绍,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贵州就开始做乡村旅游扶贫相关的实践工作。她说:“以8个村寨为试点,贵州总结出以村寨及村寨群落为核心的乡村旅游贵州模式,这个模式在世界旅游组织中也得到了认可。”

殷红梅认为,贵州是一个多民族的省份,民族文化非常丰富、原生性比较强。贵州有很多知名的民族村寨,比如贵州西江、肇兴、郎德等,这些地方成为了有知名度的旅游胜地。“通过多年的旅游实践,贵州做到了乡村有人气、有品牌。农民在参与的过程中提高了经济收入,并对自己的民族文化有了更多的理解。他们通过这种途径来展示自己的建筑、歌舞,把歌舞、饮食、银饰、服装这些民族文化特色呈现出来,增强了文化自信。所以乡村旅游既是经济发展脱贫的路径,也是传承文化,增强文化自信的路径。可以说乡村旅游这个路径,贵州是走在前面的。”殷红梅说。

王能军(全国政协委员、铜仁市政协副主席、农工党铜仁市委主委):

加快完善城市困难居民救助制度

随着脱贫攻坚工作的深入推进,国务院和各地针对农村贫困人口出台了大量倾斜性扶贫开发惠民政策,各项扶贫开发惠民政策靶向都瞄准农村贫困人口。相比之下,针对城市困难居民出台的就学、就医等方面社会保障、社会救助政策措施相对较少。针对这一现象,王能军进行了调研。

“例如,农村贫困家庭学生从学前教育、义务教育、普通高中教育、中等职业教育、高等教育都有资助政策,建档立卡贫困大学生每年可享受4830元/人的资助,普通高中教育每年可享受760元/人—2000元/人的资助等,而这些救助政策,城市困难家庭学生都不能均等享受。”

“就学、就医事关群众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加快完善城市困难居民社会保障、社会救助制度,是健全基本社会保障体系,实现改革发展成果共建共享的现实需要,对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王能军认为,应按照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的要求,全面建成覆盖全民、城乡统筹、权责清晰、保障适度、可持续的多层次社会保障体系。统筹城乡社会救助体系,完善最低生活保障制度。

为此,王能军在《关于加快完善城市困难居民救助制度的建议》的提案中提出,建议国家层面制定出台城市困难家庭学生教育资助和城市困难居民大病专项救治等政策,着力解决好城乡困难居民社会保障、社会救助等制度建设不平衡、不充分问题,切实做到困有所救、难有所帮。建议国家将城市困难居民救助工作纳入精准扶贫、精准脱贫战略,与脱贫攻坚工作同安排、同部署、同考核,确保城市困难居民同步实现小康。

韦祖英(全国人大代表、无党派人士、贵州非物质文化遗产苗族传统刺绣传承人):

苗乡同胞迎来高铁时代

38岁的韦祖英,是土生土长的苗家人,从小就跟着母亲学苗绣,学什么会什么,16岁的她,就已经是村里小有名气的“小绣娘”。

20岁那年,为了生活,韦祖英和村里的姐妹们到广州打工。在此之前,韦祖英从来没出过远门。因为外出她需要翻越几个山头,山路在悬崖边上,一些地方仅有双脚宽。从村子里到凯里市,要用一天的时间,然后挤上一天只有一趟的客车,经过两天两夜才能到达广州。

出去打工的人,就像被风吹散的蒲公英种子。对韦祖英来说,那不算真正的定居。2011年初,韦祖英从广州返乡,在村子里创办了民族刺绣加工厂。

从2014年12月贵州开通第一条高铁——贵广高铁之后,相继又建成了沪昆高速铁路贵阳至长沙段、沪昆高速铁路贵阳至昆明段、渝贵等铁路。贵州全面进入全国高速铁路网,韦祖英等苗乡同胞也迎来了自己的高铁时代。

“高铁的开通,极大地方便了我们的出行,现在从从江到广州只需要3个多小时。”韦祖英说,高铁开通之后,来黔东南旅游的客人也越来越多,苗族刺绣的销路越来越好。“我们生产的产品也卖到了广东、广西等地,年产值80万元左右。”韦祖英说,去年全村仅销售刺绣产品,人均纯收入就达到2.4万余元。“这在以前绝对想不到!”

宋水仙(全国人大代表、无党派人士、贵州马尾绣传承人):

建一个水族马尾绣博物馆

宋水仙30多年来的梦想就是建立水族马尾绣博物馆。1986年,21岁嫁到有“马尾绣之乡”美称的三洞乡板告村,跟随婆婆及祖母学习马尾绣制作。近二十年,她收藏了大量的古老马尾绣精品,并开办了全县第一家家庭博物馆。在审议政府工作报告时,宋水仙结合自己多年的实际,大胆提出建立水族马尾绣博物馆的建议。全国人大代表、瓮福集团董事长何光亮,全国人大代表、省发改委主任陈少波积极回应,当即表示要与宋水仙一起携手,在三都自治县建立水族马尾绣博物馆。

郑传玖(全国人大代表、无党派人士、贵州神曲乐器制造有限公司负责人):

知法懂法用好法,企业才能发展壮大

“就是因为‘不懂法’吃了亏,我才走上了创业的道路!”

3月10日下午,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贵州代表团小组会议上,全国人大代表、贵州神曲乐器制造有限公司负责人郑传玖的一句话,为严肃的报告审议现场带来了一丝轻松气氛。

话语轻松背后,其实是郑传玖并不轻松的发展故事。

20多年前,没读过几天书的郑传玖揣着200元钱南下,“为了挣口饭吃”。

“没有文化、没有技术,更谈不上法律观念和意识,全靠出卖劳动力。”回忆起年轻时的自己,郑传玖激动起来,“就因为什么都不懂,所以当时的老板克扣了我们的工资,有苦说不出,求诉无门,更不会维权讨薪。”

为了不再受“欺负”,这位贵州汉子咬牙决定和兄弟们创业。

“创业成功,能有今天的发展,我也属于‘侥幸’。”郑传玖说道,不了解《劳动法》,更不清楚《合同法》、《税法》、《安全法》,“高薪‘挖’来的专业人才还得时刻忧心会不会被再挖走,甚至还要打擦边球去‘挖’客户”。

随着我国司法体制的不断健全,和不断的学习。郑传玖知道了农民工维权制度,知道了如何讨薪,知道了签署保障劳动双方利益的劳动合同……

“现在懂法了,也知道企业的发展壮大离不开法律的保障。”仅2017年,贵州神曲乐器制造有限公司生产吉他60万把,销售额超过3亿人民币,成为了全球知名的吉他生产企业。在他的带动下,正安县还建立起了吉他产业园,成为西部最大的吉他生产基地。

郑传玖骄傲地告诉现场代表,“知法、懂法、用好法,现在哪怕与欧美客户合作我们也顺利拿下!”

石慧芬(全国人大代表、无党派人士、务川自治县特殊教育学校教师):

给特殊孩子一个平等就业的机会

“当我告诉那群可爱的孩子们,我要去北京参加全国两会时,孩子们都纷纷对我竖起大拇指,给我鼓励,给我加油!”石慧芬是今年新当选的全国人大代表,“我感到非常光荣和高兴,同时也感受到肩上的责任。”

从贵州到北京,连日来,石慧芬充分利用休息时间学习充电,全力以赴履职尽责。首次参会的石慧芬决定从自身行业着手提建议。

党中央对残疾人格外关心、关注,提出了“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残疾人一个也不能少”的明确要求。“这几年国家加大了对特殊教育的投入,就我们学校来说,各项教学硬件设施都配备齐全,教学环境得以改善。”石慧芬说,现在学校变美了,特教学校的孩子们也变得阳光自信,但是学生就业是我们最担心的问题。

“从学生毕业的情况来看,目前听力障碍学生从业选择有打字员、设计、雕刻,但有智力障碍的学生因为自身的各方面不协调,他们的就业问题阻碍更大。”石慧芬说,如果社会能给这些孩子们提供尽量多的就业机会,让他们能够自食其力,减轻家庭负担,是特教老师们最大的愿望。

此外,石慧芬还呼吁相关部门加强对特殊教育老师的专业化培训,把学科知识、医疗知识和康复技能融合起来,培养适应新时代发展需求的复合型老师,更好地帮助孩子健康成长,适应社会,融入社会。

一说起那群让人牵挂的孩子,石慧芬给记者展示手机里孩子们的生活照片。在她看来,世界上没有一朵鲜花不美丽,也没有一个孩子不可爱。

(来源:综合媒体报道)

■贵州统一战线宣传联席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