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穿戈壁、过沙漠!第二条进出疆高速公路通车了!
发布时间:2017-07-17
来源:新疆日报
【字体:

7月15日拍摄的京新高速和连霍高速相交的哈密骆驼圈子立交桥景观。□新疆图片总汇蔡增乐摄

7月15日10时45分左右,一辆辆货车排队驶离哈密市骆驼圈子收费站,当天G7京新高速公路全线贯通,标志着我区第二条东联内地高速公路大通道全面通车。这条高速公路与G30国道相比,缩短了北京至新疆两地1300多公里距离。

京新高速公路示意图

G7京新高速公路起始于北京,经河北、山西、内蒙古、甘肃,终点至新疆乌鲁木齐,总里程约2768公里。其中,临白段(临河至白疙瘩)全长930公里,是我国里程最长的高速公路项目,位于内蒙古西部巴彦淖尔市和阿拉善盟境内;白明段(白疙瘩至明水)全长134公里,位于甘肃省酒泉市肃北县境内;明哈段(明水至哈密)全长178公里,位于新疆哈密市境内。

7月15日拍摄的京新高速哈密鸭子泉服务区。

京新高速公路明哈段起点为新疆与甘肃交界的明水附近,经白山泉、双井子乡、梧桐大泉、镜黄公路、鸭子泉,止于哈密市骆驼圈子,接于G30线连云港至霍尔果斯国家高速公路。基本为东西走向,设计速度为每小时120公里。

有5年长途货运经验的郭喜田是最早体验京新高速明哈段的司机之一。“我昨天从乌鲁木齐市出发,运送一车树脂粉到河北省。听说这条路将开通的消息后我特别高兴,今天一大早,我专门排队等待这条高速路通车。这条道路比G30里程缩短了不少,这对我们货运司机来说是一个大好消息。”郭喜田喜不自禁地说。

中铁一局集团有限公司第三工程分公司明哈项目部党工委书记张涛在通车现场感慨万分:“在建设过程中,我们克服种种困难,加强工程管理,确保了承建项目顺利实施。作为这项工程的参建者之一,我非常激动,看到通行的车辆,感觉我们建设者日日夜夜的辛苦都值了。”

自治区交通运输厅党委副书记、厅长祖丽菲娅·阿布都卡德尔表示,京新高速公路是国家高速公路网中首都放射线最北侧交通主干道,是连接我国东北、华北、西北地区,连接中亚以至欧洲的快捷公路运输通道。特别是京新高速公路明哈段起到了完善新疆骨架公路网、形成区域公路网络的作用,构筑了一条从祖国北部进入新疆的最快捷大通道,开辟了一条新疆霍尔果斯口岸至天津港的北部沿边最快捷出海通道,对持续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具有重要意义。(记者:陈蔷薇)

构筑进疆最快最便捷大通道

——写在G7京新高速公路通车之际

一百年前,孙中山曾提出建设“东起北平、经阿拉善,西至迪化(今乌鲁木齐)的第二条进疆大通道”的规划,这一梦想在一百多年后的今天变为现实。穿越漫漫岁月、茫茫戈壁,G7京新高速公路7月15日正式通车,第二条进出疆高速公路通疆达海,新疆与内地的联系更为紧密,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通道建设的步伐提速。

穿越无人区

大漠戈壁阻碍了交通。长久以来,连接我区与内地的公路通道选择较少。

早在2000年5月,哈密市首次提出修建“三北”(东北、华北和西北)最便捷公路大通道,穿越黑龙江、吉林、辽宁、河北、北京、内蒙古、甘肃和新疆,形成一条新疆霍尔果斯至天津港的最便捷出海大通道。

2009年8月,国家发改委和交通运输部分别启动了京新高速公路项目前期工程可行性研究咨询评估工作,并提出按照内蒙古、甘肃和新疆“三省联动、一次建成”的思路安排和开展项目前期工作。

2015年,国家支持加快京新高速公路建设步伐,要求内蒙古、甘肃、新疆“三省联动、统一批复、一次建成”,力争2017年7月同步通车。

于是,京新高速公路明哈段项目各参建单位加大投入,增加施工队伍和作业设备,采取“24小时人歇机不歇”施工方法,增加施工作业面,全力以赴完成目标任务。

经过筑路者多年奋战,一条双向四车道的高速公路劈开亘古戈壁直通首都。

G7京新高速公路明水至哈密段,起点是新疆与甘肃交界的明水,终点是哈密市骆驼圈子,道路从无人区中穿过。

无人区,没有路,没有水,连手机信号也没有。7月初,当记者乘车探访即将通车的京新高速公路明哈段时看到,全长178公里的京新高速公路明哈段,零星生长着红柳、骆驼刺和梭梭等植被,更多的地方是寸草不生,甚至大片戈壁上布满黑色砾石,被当地人称为“黑戈壁”。

快捷大通道

京新高速公路通车后,构筑起我国北部进入新疆最快、最便捷的大通道,开辟一条新疆霍尔果斯口岸到天津港的北部沿边最快捷出海通道,打造一座天津港至荷兰鹿特丹港最快捷的亚欧大陆桥。

能有多快捷?在京新高速公路明哈段建设项目通车仪式上,自治区交通运输厅厅长祖丽菲娅·阿布都卡德尔难掩喜悦之情。她说,该项目的建成通车,标志着我区第二条东联内地高速公路大通道全面贯通,与经星星峡进入酒泉南部通往北京的G30国道相比,里程缩短1300多公里。

哈密市交通运输局党组书记白建国说,京新高速明水至哈密段是联通我国东北、华北、西北地区和中亚以至欧洲的快捷公路运输通道,它打通了新疆天山北坡经济带的东部出口,形成了第二条全天候进出新疆的交通大动脉,对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建设具有重要意义。

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建设离不开通道的贯通和快捷,我区的进出疆高速公路大通道实为东联西出咽喉要道。在京新高速公路通车前,出入疆通道数量较少,部分通道存在“断头路”或“卡脖子”路段;有些地方的道路虽然通了,但道路技术等级低,通过能力有限,“通而不畅”,作用发挥有限。因此,我区一直致力于建设北中南及连接南北疆的高速公路大通道。

自治区交通运输厅副厅长汪宝良说,之前,进出疆高速公路大通道只有G30,进出疆80%的车辆会经行G30,一旦道路阻断,新疆与外界联系的大动脉就会“梗阻”。京新高速公路通车后,新疆形成进出疆高速公路双通道,对新疆的经济社会发展推动作用更大。

“京新高速公路通车后,新疆高速公路的北中南三大通道中的北通道和中通道形成,必将大大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建设进程。”汪宝良说。

带动百业兴

听到京新高速公路通车的消息,新疆华凌物流配送有限公司总经理陈新民高兴极了。他说,缩短1300多公里的路程意味着能节省一天半到两天时间,对于物流企业来说,产品将更快速配送到目的地,企业的市场竞争力会更大。

除了推动我区物流行业发展,京新高速也为旅游打开了另一条通道。

“京新高速公路正式通车,进一步放大了哈密的交通优势,哈密的发展将迈上一个新台阶。”哈密市旅游局局长赵海燕说。

哈密是新疆的“东大门”,哈密旅游在新疆旅游业中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近年来,交通基础设施的不断完善,为哈密市旅游业发展带来了强劲动力。现在,越来越多的内地自驾游游客来新疆旅游,进入新疆的首站就是哈密。

赵海燕介绍,现在来哈密市的内地游客中有四成是自驾游和自助游游客。可以预见,随着第二条进出疆高速公路大通道的建成通车,将有更多的内地游客来到哈密、来到新疆。“和G30比,京新高速公路节省了1300多公里路程,直接节省的旅游成本显而易见,更为重要的是游客来疆的时间成本大大减少了。”赵海燕说。

其实,在京新高速公路正式通车前,已有几批内地自驾游团队来哈密考察线路,大家都对京新高速公路通车充满期待,“它打通了哈密旅游的大动脉。”赵海燕兴奋地说。

可以预见,随着京新高速公路的投入使用,我区道路通达四方、货畅其行的景象将一步步变成现实。

记者:逯风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