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自由职业人员的统战大家庭
发布时间:2018-05-17
来源:澎湃新闻
【字体:

5月6日的清晨,上海。曲艺演员赵松涛将长衫快板和书本笔记摆进行李。合上箱子之前,不忘塞进一把雨伞。

此时的长沙,正降大雨。赵松涛对此早有准备,特意选乘了高铁,避免因南方五月的多雨而耽误了报到。

他将开始一次有很强政治意义的旅程——以第一批学员的身份,参加中央统战部举办的首期自由职业代表人士理论研讨班,“有一种即将投奔组织温暖怀抱的期待感。”

晚上7点,长沙九所宾馆韶山会议厅,开班仪式举行。大雨依旧倾盆,但包括赵松涛在内的39名自由职业代表人士已全部到齐。他们从祖国的四面八方汇聚而来,将在随后7天6夜的时间里,辗转长沙、韶山、岳阳三地,一同集中学习,实践考察。

这是中央统战部第一次针对自由职业人员专门开展培训,主要的目标,就是为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凝聚共识,为新时代统一战线汇聚力量,为新的社会阶层人士统战工作培养队伍。

连日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对这个特殊的研讨班进行深入采访,探析这场高站位、精筹划,由中央统战部直接组织筹备的研讨班,将如何传递统一战线工作的新信号,看四处“飘零”的自由职业人员如何共建属于他们的统战大家庭。

中央统战部第一期自由职业代表人士理论研讨班学员沙龙现场。

“网友”见面

接到参与培训的通知前,90后青年舞蹈演员张寒蕾带着不少茫然,“何为新的社会阶层人士,何为自由职业人员?我之前一直缺少了解,心里没有明确的概念,对统战工作也很陌生。”

为了储备知识,更好地参与学习,张寒蕾查阅了不少资料,还向中央统战部的工作人员提前取经。她由此了解到,去年召开的全国新的社会阶层人士统战工作会议,标志着新的社会阶层人士统战工作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会议对新的社会阶层人士进行了定调,指出该阶层主要包括四个群体,即民营企业和外商投资企业管理技术人员、中介组织和社会组织从业人员、新媒体从业人员、自由职业人员。其中,自由职业人员是指伴随着改革开放产生,不供职于任何单位和组织,凭借自己的知识、技能和专长,为社会提供某种服务,并获取报酬的人员。

张寒蕾因此对这次培训有了强烈的期待,“之前这些年一直在钻研舞蹈,在思想觉悟与理论研究方面缺少专门的指导和学习,也很少和舞蹈圈子之外的人接触,这次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自由职业者原本都没有统一的组织,都在‘单打独斗’,我们需要这样一个契机,与社会融合。”培训班学员、画家、雕塑家舒勇,因为担任湖南省政协委员,对于自由职业人员的统战工作已经有过不少学习和思考,“一个人必然要有社会生活,即便是我们这样的自由职业者,也不能仅仅是自由散漫或者随心所欲的,因为做任何事情散漫到极致都会很无聊,会失去方向,能量会越来越少。”他认为,任何人都需要有组织、有依靠、有边界,这样才会更真切地体会到自由的意义,也才能真正发现自由在这个社会的价值,不断释放新的创造力。

6日晚的开班仪式上,初次见面的39名自由职业代表人士学员,与中央统战部工作人员们围坐在一起。因为报到前就已经创建了微信群,大家提前建立起了联系,有人笑言,“有种网友初次见面的新鲜和兴奋。”现场笑声一片。

气氛并不紧张,且十分融洽,“这就是自由职业人员‘接地气儿’的地方。”中央统战部八局负责人说,自由职业人员在促进创新创造、推进社会主义文化建设、传播正能量、构建和谐社会等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举办这次的理论研讨班,希望能对大家提高政治素质、夯实共同的思想政治基础有所帮助,同时建立联系、相互了解、互相促进,实现共同成长与进步。”他恳切地望向在座的各位,“也希望你们把统战部门真正当成自己的娘家。”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做好新的社会阶层人士工作,发挥他们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中的重要作用。”这充分体现了中央对新的社会阶层人士统战工作的高度重视。

习近平总书记提到,现在很多青年人在新经济组织、新社会组织、社区里,在网络空间里,在农民工、个体工商户、网民、“北漂”、“蚁族”里,尤其是那些自由职业者、网络意见领袖、网络作家、签约作家、自由撰稿人、独立演员歌手、流浪艺人等种类繁多的新兴群体,里面有很多有本事的人,有的甚至可以一呼百应。对他们的工作做不好,他们可能成为负能量;对他们的工作做好了,他们就可以成为正能量。

在这样的背景之下,中央统战部首次举办自由职业代表人士理论研讨班。“这是做好自由职业人员统战工作的一项重要举措,对自由职业代表人士坚定‘四个自信’,增强‘四个意识’,强化‘四个认同’,切实担负起新的历史使命,不断巩固团结奋斗的共同思想和政治基础具有重要意义。”中央统战部八局负责人说。

中央统战部第一期自由职业代表人士理论研讨班学员在参观考察。

新尝试

随着我国经济转型和科学技术的发展,新兴业态不断涌现,新的社会阶层人士所涵盖的范围不断演化,规模数量不断扩大,已经成为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重要力量。团结凝聚好广大新的社会阶层人士,投身到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历史征程中,是新时代统一战线的职责任务和历史使命。

2016年,经中央批准,中央统战部专门成立了新的社会阶层人士工作局,就是今天的八局。这次的研讨班,是中央统战部继网络人士、社会组织代表人士培训之后,组织举办的又一个新的社会阶层分领域培训。负责新的社会阶层人士工作的中央统战部八局,在研讨班的方方面面都展开了新的尝试。

首先是举办地点的选择上,就一定要有特别的意义。经过反复考量,选址湖南。湖南省委统战部有关负责人以“东道主”的身份向大家推介了原因:一方面是因为湖南在中国革命史上具有重要地位,另一方面是,湖南拥有悠久的历史和深厚的文化底蕴,湖南人民经过数千年的耕耘和积累,沉淀下来的优秀湖湘文化,是中华民族文化中的绚丽瑰宝。更重要的是,改革开放以来,湖南文化产业取得了丰硕的成果,涌现出了一大批优秀文艺工作者,在我国新文艺群体中具有重要影响。

在学员的选择上,也基于自由职业人员的特点来优中选优。拿到“录取通知书”的39名学员是中央有关单位、各省市统战部、相关行业协会选拔推荐而来的,其中有省级以上人大代表、政协委员16人,中国作协、美协、书协、曲协等全国文艺家协会会员17人,全国青联、文联委员2人,还有不少人同时担任着各种社会职务。

再看学员们的职业:既有自由职业书画家,也有自由职业作家,还有自由职业音乐人、演员、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等等,基本涵盖了自由职业群体中代表性强、社会影响力大的行业领域。

研讨班的关键,就是课程安排。这次的学习,将采取理论授课与实践考察相结合的方式,既邀请了有关部委的领导同志及知名学者为大家讲授政治讲座,也会组织大家赴岳麓书院、湖南省博物馆、韶山毛泽东同志纪念馆等地考察,还将安排分组讨论、学员沙龙、茶话会等学员活动,通过多种学习形式,推动学员们以行促知、知行合一,提高学习实效。

课程还未正式开始,著名歌手周冰倩已经期待满满。“或许我在各位自由职业代表人士之中,是最‘自由’的了。”她在进行首轮自我介绍时说,一直以来,她都是签约歌手或独立歌手的身份,从没有参加过任何团队,“原本觉得我是自由的、随心所欲的,很满足于自己不大的生活和社交空间,但渐渐发现,我需要拓展视野,补充新的能量,遇见更多的思想。”

周冰倩来参加这次的培训,是妇联推荐的,她个人也很渴望,“最后顺利拿到‘录取通知书’,是对我作为一个公众人物的肯定,我也非常愿意和其他领域的同学进行深入的了解和交流,更多地理解新时代统战工作的前沿思想。”

中央统战部第一期自由职业代表人士理论研讨班学员在参观考察。

自由与归属

5月8日开始,随着培训的逐渐进行,中央统战部、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中国文联、湖南大学岳麓书院等领导干部和专家学者,陆续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九大精神》、《新时代新的社会阶层人士统战工作》、《新时代对文艺的新期待》、《湖湘文化与中华文化》等课程对学员们进行深入的理论授课。

抱着“充电”的心态前来学习的笔名为“苍山牧云”的作家潘成稷,几乎每节课后都会找到老师提问请教。“我担任四川省新的社会阶层人士联谊会副会长,兼任自由职业人员分会会长,我来学习,不是个人的学习,是代表我们全省的会员,要把培训所吸取的精华传达给他们,责任很重。”

听了这几堂理论课后,他产生了成立一个四川新联会自由职业人员服务团的想法,“想先举办一轮国学进校园活动,让中小学生感受国学经典的同时,也让他们感受自由职业人员的风采,和我们为社会所传递的正能量。”

实际上,在两年前,潘成稷还并不清楚新的社会阶层是什么,“一直一个人沉闷地在家写作,或者出去讲学。”直到他被邀请加入成都市郫都区新阶层联谊会,接触到联谊会里的年轻人,才深刻感受到,新的社会阶层力量不可小觑,“他们都很年轻,基本都在35岁前就在自己的领域里取得了不错的成就,更让我震撼的是,他们想要去为国家、为社会奉献的那种渴望,并且很有行动力。”他觉得,这就是新时代的气息,也逐渐领悟到,这不是一般的协会、商会、研究会,而是一个新的统战组织。

2017年12月,四川省新的社会阶层联谊会成立,作为发起人之一的潘成稷担任了副会长,随后,各分会也陆续在春节前成立完毕。“整个四川,新的社会阶层人士大约有450万人,这股力量如果能统一起来,发动起来,那将为推动国家和社会发展,贡献巨大的能量。”成立后的这半年,他们已经举办了上百场活动,范围辐射四川全省,涉及各个领域,包括精准扶贫、智力输出、参政议政、公益活动等方方面面,“我们的获得感更强,表达的途径更宽泛,利益的诉求更具体,参政议政的意识也更强烈,从思想上有了一种归属感、稳定感。”

和潘成稷一样,上海松涛说唱艺术交流推广中心创始人、曲艺演员赵松涛,也对统战工作有较多的参与,“我有过多次统战系统的培训和研修经历,非常明白统战系统工作范围内优秀人才的实力,因此这次自由职业代表人士的培训,对我来说又是一次非常好的学习机会。”

赵松涛是本次研讨班里上海市的唯一代表,“我非常自豪,但也责任艰巨,既要通过学习交流的机会向中央统战部和同学们展示上海自由职业者的精神面貌和业务能力,更要把精神与品质带回上海,和大家一起学习、提高。”

他因此决定,在短暂的培训时间内,尽可能地形成更多的思想成果。他向澎湃新闻记者如此描述他对新的社会阶层的理解:“新的社会阶层工作,通俗讲就是交朋友,是统一战线工作的一个新课题——把新阶层人士团结、联络起来,为他们提供服务,搭建平台;帮他们提高认识,创造机会;让他们发挥作用,做出贡献。”

为什么他们39个人会成为中央统战部第一期自由职业代表人士理论研讨班的成员?赵松涛的理解是:“应该是我们在各自所在的区域和领域,有了一定的价值。无论是市场价值,还是社会价值,我们都已经具备了创造力和影响力,所以我们学习提高,有担当有责任有使命。自由职业第一属性,应该是自由。这个自由,不能等同于自由散漫,无组织无纪律,应该是等同于自主、自觉、自律、自信。”

中央统战部第一期自由职业代表人士理论研讨班学员在进行理论课程学习。

凝聚“飘零”

必须要面对的是,自由职业人员分散且独立的特质,以及自身携带的艺术气息,也让他们之中的一部分人习惯以“自我”的视角思考自身、思考社会。

来参加培训的南京市华侨艺术团团长、音乐人陈阳向澎湃新闻记者讲述了他所在的独立音乐人圈子的现状:“他们的音乐类型多种多样,有民谣,有嘻哈,有摇滚,有二次元,也有死亡金属,不少人都在用与主流社会拉开距离的方式保证自己创作的独特性,而音乐的门槛在变低,传播的速度在加快,很多人一夜成名,不经意间,就会通过音乐传递很‘丧’的价值观。”

但音乐是一种最具有粘性、最易影响人思想与情绪的艺术。“正能量、积极的思想,和一个有温度、有吸引力的组织,是独立音乐人们十分需要的。”陈阳发现,大多数独立音乐人都有强烈的辨别能力,更需要一个渠道去凝聚、指引。

他因此在去年秋天组建了“青柠盟社区”,将南京的新社会阶层人士吸纳进来,通过组建各种主题圈,组织大家融入社区之中,一起欣赏艺术、做烘培、学花艺、做咖啡、看展览、做公益等等。

渐渐地,与大家接触得多了,原本有些“飘零”的独立音乐人们开始意识到,自己也有社会身份,并逐渐知道创作的红线在哪里,“平台和阵地已经搭建起来,我们还需要更多的交流与合作,扩大凝聚力。”

5月8日的分组讨论上,赵松涛也讲述起,他通过这次的学习所意识到的自由职业人员的统战工作难点。首先就在于面太广,“可以说分布在现实生活中的各个领域和各个区域,工作量会非常之大。”另外一点就是诉求多,“由于分布在各个领域和各个区域,便存在各种不同的条件,也就存在各种不同的诉求。”

他以曲艺界来举例,“曲艺从业者人数越来越多,现在全国仅有两三个省份没有相声社团,其他都有民间自发组织的相声表演艺术团体,年龄、学历、从业时间、业务水平应该说都存在很大差异。这些社团在当地或在网上,都有相当数量的粉丝量。”他发现,这是一支非常有活力有创造力的队伍,但同时一旦在创作和表演上出现价值观与思想的偏差,也将产生较大的消极影响。

所以,通过一堂堂的理论知识给养,以及与老师、学员们的探讨交流,赵松涛产生了一个想法,“我要带着自己的团队,团结更多的新阶层人士,努力实现从统战对象到统战力量的转变,通过我们的艺术作品,向全社会宣传统一战线工作,宣传新的社会阶层群体,宣传自由职业者,成为统战工作和新阶层的代言人和宣传队。”

9日晚的学员沙龙上,演员杨淼在与大家分享时,唱了一首《一个人的行李》,她说,这首歌就是对自由职业者对一种诠释,自由职业人员的工作存在一些不稳定性,尤其在演艺圈,很多艺人都是“北漂”,以个人单独的性质去工作,没有什么可依靠的,没有安全感和归属感,一切只能靠自己,所以时常会感到孤独。

但这场培训的举办,让她感受到自信。“党和国家对新的社会阶层中的自由职业人员竟然这么关注,我们是如此被重视的一部分。”她说,自由职业者是最需要被肯定的一个群体,“在关注下,我们一定会找到自己的归属感,更加努力做好本职工作。”

光芒与荣耀

5月11日,培训班迎来了最后一节实践考察课程,随后举行了结业座谈会,坐标岳阳。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研讨班班长董希源代表班委发言时表示,“自由源于责任的担当,职业需要敬业来维系,作为自由职业代表人士,应该以昂扬的精神、全新的面貌,用优异的文艺精品表现时代,服务人民,为社会主义文化繁荣昌盛发挥积极作用。”

作为学员代表进行结业发言时,中国作协会员、作家“雪归”(本名杨秀珍)的一番话,让全场动容。“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在许多戴着有色眼镜的人眼里,我们自由职业者没有正规单位,没有职称,自己缴纳社会保险,许多单位组织的学习和培训都没有我们的机会……而经过多年的努力,我也在用自己的行动证明,一滴水,也可以折射太阳的光芒。相信这也是在座许多学员的心声。”

同为作家的陈思玄,也曾和杨秀珍有过相同的经历。但与杨秀珍有所不同的是,她的创作是在网络之中,笔名“玄色”。“早期,社会对于‘自由职业者’这个群体存在一些偏见,有声音认为,这个群体是“不务正业”的闲散人员。我所在城市早些年就比较保守,我在写书前的六年中,都过得很艰难,我的父母都要面对来自同事、朋友的各种或善意、或恶意的询问,虽然他们都知道我是在家写书,但实际上在其他人看来就是不务正业。”

这导致陈思玄时常陷入对自己从事职业的质疑,“好在我始终坚信的是,我喜欢写作,这个信念一直支持着我走到今天。”

陈思玄如今已经度过了难关,并依靠作品收获了成功,“现在,不论是社会整体认知的迭代,还是从我自身历练的成长,我都以自己是一名自由职业的文艺工作者而自豪,也会更多地去思考,如何贯彻国家对于文艺工作者的要求,秉持自己的初心,立足根本,努力创作出更多无愧于读者、无愧于自己、无愧于时代的优秀作品。”

在这一次的培训中,长期在家中伏案码字的她,鼓起勇气完成了一次演讲,认识到了身为“文艺工作者”的责任,深耕文字作品的同时,要扎根中华民族的精神命脉,结合新的时代条件传承和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而作为一名面向年轻群体的青春文学作家,更要秉承“把继承传统优秀文化又弘扬时代精神、立足本国又面向世界的当代中国文化创新成果传播出去”的创作理念去进行创作,通过自己的文字,将这些精神内核和优秀文化,以年轻人喜闻乐见的故事形式呈现给他们。

5月12日,参与培训的学员们,在杨秀珍一段诗意的文字寄语中各自返程:“在培训班,许多次涌上心际的是深切的感怀,那是坚守理想的慰藉,那是独行后返群的温暖。那一刻,还有我对文字本能的敬畏与由衷的感恩。如果说心底真的有一泊湖,那应该是信念与追求的清泉汇聚而成后沉淀下来的一方水域。当轻风掠过心底的湖泊,荡起一圈圈涟漪,那是水上的诗行,举重若轻……”

“体制外并不是没人爱,自由职业不代表自由散漫,新的社会阶层人士也是重要的社会力量,我们要发挥自身无穷的原发力……”回沪的高铁上,赵松涛在随笔中加上了这段文字。他想把这段话,应用到下一部作品的台词里。这部作品的主题,是关于自由职业者们的故事。(澎湃新闻记者赵实发自湖南长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