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贯护送民主人士北上
发布时间:2017-07-13
来源:人民政协网
【字体:

抗战胜利后,连贯奉上级指示,于1946年返回香港开展统战工作。随着解放战争的进展,一个以香港为中心的新政协运动迅速开展起来。1948年8月,毛泽东复电在港的民主人士,对他们赞同召开新的政治协商会议并热心促其实现表示钦佩,希望民主人士对召集会议的时机、地点、召集人、参加的范围和讨论的问题等提出意见,进行商讨。

连贯立即加紧进行一系列具体工作。他从团结的愿望出发,通过自己耐心、诚恳的工作,使大家进一步认识到新的政治协商会必须由中国共产党发出号召和领导召开的历史必然性,维护了多党合作中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原则;并和相关同志积极筹备护送各民主党派领袖和爱国民主人士北上的工作。

如何把香港的民主人士安全地接到解放区去,实际投入召开新政协的筹备工作和召开新政协,这是一次重大的政治任务。早在中共中央发布《纪念五一劳动节口号》前后,周恩来就曾通过有关方面探索顺利进行这项任务的方法和道路,特别布置了原中共代表团驻南京办事处主任、后来又被派到大连从事解放区经济工作的钱之光,积极探索和打通从解放区通往香港的通道。因为,虽然解放军在军事上连连取得胜利,但解放区对外的海上通道,仍然只有当时还在苏联红军管辖下的大连这个唯一的港口,而且苏联的船只也从来没有同香港通航。在周恩来的关怀和钱之光的组织领导下,经过几个月的摸索,终于打通了从大连到香港的航道,并迅速与香港开始了经济贸易和人员往来。

1948年8月初,周恩来致电钱之光:“以解放区救济总署特派员名义前往香港,会同方方、章汉夫、潘汉年、连贯、夏衍等,接送在港民主人士进入解放区参加筹备新政协。”中共香港分局同时接到中央和周恩来的有关指示。

不久,钱之光由大连出发,经平壤同苏联办事机构办理了租船手续,然后在朝鲜罗津乘坐租用的苏联轮船“波尔塔瓦”号启程赴港。抵达之后,方方和有关人员即同他一起研究了护送民主人士进入北方解放区的问题,并建立了一个专门工作领导小组,连贯也参加领导了这项重要工作。

根据中共中央和周恩来的有关指示,考虑到海上航行可能遇到国民党海军的活动,特别要经过台湾海峡,也考虑了香港当时的复杂情况,从安全角度出发,也为了不引人注目,整个工作是秘密进行的。主要由同民主人士有密切联系的分局领导和分局统委的同志作具体的联络和安排。每一船、每一批要安排哪些人士北上,什么时候开船,都要根据民主人士的准备情况、货物装运、香港的政治气候等等因素来决定。为保证旅途的安全,领导小组还商定,每一批都要有负责同志陪同,并派出熟悉旅途情况的同志———主要由中共在香港的“华润公司”和在大连的“中华贸易总公司”派出人员负责护送;到达大连之后,则由接替钱之光在大连工作的刘昂负责安排接待并转送北方解放区。中共中央还指示,每一批计划,都要报告周恩来,并得到批准之后再付诸实施和行动。

从香港护送民主人士到北方解放区的工作,从1948年8月下旬开始,至1949年3月间,先后分四批,护送100多位爱国民主人士北上解放区,参加了新政协筹备工作和新政协会议。

考虑到当时香港的政治情况,民主人士安全出发行动的每个细节,中共香港分局都是经过工作人员的周密安排的。这中间还有过一些颇富戏剧性的情节。比如李济深是一位颇受中外关注的人物,国民党反动派要暗害他,港英当局早就安排了特工监视着他的行动。为了他的安全北上,工作人员精心筹划出一套方案。决定离港当天,李济深晚上在家宴客,故意只穿一件小夹袄,而把外衣挂在客厅的衣架上。宴会正在热烈进行着的时候,李济深悄悄离席出门,迅速钻进一辆刚刚在家门前停下的小车,直奔邓文钊的家里。在这里休息至深夜,工作人员才把他送到码头,上了一艘外国货轮。这次行动的保密工作做得比较好,三天后,香港《华商报》才披露李济深先生已北上解放区的消息,使国民党特工如梦初醒。这艘外国货轮于1949年1月7日到达大连。李富春、张闻天等代表中共中央,专程从哈尔滨赶来迎接。

1948年10月,著名侨领司徒美堂在香港建国酒店举行了记者招待会,对包括国民党中央社记者在内的香港10多家新闻单位的记者发表了国是主张,公开声明拥护中国共产党及召开新政治协商会议、组建人民民主政府的主张。香港各报以头条新闻的形式争相报道,轰动一时,并在华侨世界中激起强烈的反响。根据中共中央的指示,连贯以“八路军、新四军驻香港办事处负责人”的身份,公开为司徒美堂先生返美设宴饯行。

连贯是在10月下旬陪同郭沫若、马叙伦、陈其尤、沙千里、翦伯赞、冯裕芳和许广平母子等30多人一起北上的。同船的还有原国民党46军军长韩练成。韩练成早于抗日战争之前便同中国共产党建立了关系,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都曾为人民立过功。韩练成在济南战役之后离开国民党部队来到香港。连贯按周恩来的指示,送他进入解放区。

他们乘的是一艘专门租来的挪威货船很宽敞,每个人都有房间。轮船顺利通过台湾海峡,风平浪静,大家生活得很愉快。此时,韩练成穿的是一身解放军的服装,他向同船的伙伴们讲述了济南战役等情况,具体又生动,博得了一阵阵的掌声。最有意思的是11月初的一天早晨,周海婴(那时还是个孩子)摆弄着收音机,忽然收到了新华社的广播,报道了11月2日我军胜利解放了沈阳的消息,全船都欢腾起来了。郭沫若高兴得跳了起来,在他的建议和组织下,大家开了庆祝沈阳解放的联欢晚会。

由于东北战场发生很大变化,连贯等就要求把他们送到大连去,挪威船长不同意。连贯派人去交涉,说可以增加运费,船长又说没有大连的海图。连贯早有准备,他当即拿出海图,还提出船上有懂得航海的同志可以领航。这样,船长只好同意把船开到大连。由于大连是军港——当时由苏联红军驻守,不让普通船靠岸,这船只好在丹东与大连之间的大东沟抛锚,让乘客改乘小船登岸。

这批民主人士到达大连不久,郭沫若等人随东北局的同志去哈尔滨,部分人员和党员干部则留在大连休息待命。连贯本人也在大连停留了10多天。后来接到周恩来电示,要他领着韩练成经山东到华北解放区去。这样,连贯便同韩练成一起坐船到烟台,经济南转到华北,最后到达中共中央机关的所在地河北省平山县西柏坡村。

周恩来接见了连贯和韩练成。他对韩练成表示热烈欢迎,对连贯完满地完成任务表示满意,同时告诉连贯:“据香港分局的电报,你离港后三天,住家就受到了当局的搜查,看来,你不能回香港去了……”

原来,爱国民主人士经香港从海路进入北方解放区的事,早已引起海内外的注视,国民党特务处处伺机破坏。连贯所在的中共香港分局统战委员会的机关——在香港筲箕湾,自然也成为特务窥伺和破坏的主要目标之一。连贯随第三批北上的人士离港后数日,因为工作人员的疏忽,住所卫生间的水龙头忘记关了———香港经常缺水,因为没有水,开了龙头就常常忘记关,来水之后又没人及时发觉,自来水便漫了出来,从三楼往下流,闹得楼下住的居民嚷了起来。港英警察便借口搜了房子,拿走了文件和资料,连贯私人的书籍,照片和衣物通通给拿走了,还把一位刚刚进门来联系工作的干部给带去“审查”(经过营救,不久这位干部就被释放)。

根据周恩来的指示,连贯就留在解放区,并被分配到中共中央统战部去工作,担任了以章汉夫为主任的二室副主任,主要负责海外和华侨方面的联系和统战工作。筹备新政协是当时统战部的重点工作,连贯立即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作者:连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