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来与陈嘉庚的友谊
发布时间:2017-06-19
来源:《党史博览》杂志
【字体:

在福建厦门集美的陈嘉庚纪念馆里,陈列着一枚珍贵的印章。印章由上等翡翠制成,通体湖绿色,纽呈狮形,印面阴刻嘉庚二字。这枚印章是在陈嘉庚去世后,闻讯赶来的周恩来在他的衣兜里发现的。周恩来将其转交给陈嘉庚之子陈国怀。这枚印章是陈嘉庚留给子孙的不多的遗物之一,也是周恩来与陈嘉庚密切交往的实物见证。

陈嘉庚生于1874年,是中国近现代史上著名的爱国华侨、南洋侨领,被毛泽东誉为华侨旗帜,民族光辉。他早年赴南洋经商,创办实业,成为闻名世界的橡胶大王;毕生致力于爱国活动、教育救国,倾资办学,创办了集美学校和厦门大学。周恩来比陈嘉庚小24岁,但两个人灵犀相通,交往20余年,其深厚友谊被世人传为佳话。

第一次见面

周恩来与陈嘉庚的交往始于抗战时期。其时,两个人是第一次会面,但这次见面颇费一番周折。19381010日,南洋华侨筹赈祖国难民总会(简称南侨总会)在新加坡成立,陈嘉庚当选为主席。19391月,周恩来任中共中央南方局书记(机关设在重庆),领导南方国统区和沦陷区的党的工作。1940326日,陈嘉庚率领南洋华侨回国慰劳考察团抵达重庆。328日,周恩来从苏联治疗臂伤后回到延安。

19405月中旬,陈嘉庚赴西北考察,5月下旬到达西安。从华北前线回延安、途经西安的朱德在拜访陈嘉庚时,邀请他到八路军办事处共进午餐,并且说,周恩来特意延迟一天回重庆,以便一起见个面,陈嘉庚慨然应允。不承想,由于国民党方面借故阻挠,这次会面没有成功。对此,陈嘉庚很是遗憾地说:朱君此次系由河北战区,经洛阳来西安将往延安,而周君则自延安来西安,将往重庆,为招待慰劳团,故在办事处等待一天。竟为省政府所阻,致屡约失信,对朱君等诚过不去。

抗战进入相持阶段后,国民党顽固派掀起第一次反共高潮,除了部署重兵封锁陕甘宁边区外,还在晋西、河北深县、湖南平江等地制造多起惨案。当陈嘉庚回国时,国民党顽固派正酝酿掀起第二次反共高潮。国共两党之间的摩擦引起了陈嘉庚的密切关注:悉近来两党恶感严重,心中焦灼莫可言喻。因此,在19403月刚刚抵达重庆时,陈嘉庚就在机场表达了前往延安考察的意向:若第八路军所在地延安,如能达到,余亦拟亲往视察,以明真相。

事实上,对于陈嘉庚的延安之行,国共双方表明了截然相反的态度。在会见蒋介石时,陈嘉庚表示想去延安考察。蒋介石闻听,大骂共产党无民族思想、口是心非、背义无信,又说周恩来不日可到,看此来有何结局。陈嘉庚的态度很坚决:以代表华侨职责,回国慰劳考察,凡交通无阻要区,不得不亲往以尽义务,俾回洋较有事实可报告。数日后,陈嘉庚在参加中共举办的欢迎会时,咨询去延安的日程、交通等情况,得到中共方面的积极回应和安排。不久,毛泽东来电邀请陈嘉庚前往延安。

1940年5月31下午,陈嘉庚一行乘汽车抵达延安,到6月8离开,共计九天。他在《南侨回忆录》里,详细描述了延安见闻,比如“延安城形势”“平等无阶级”“积极扩军校”“无苛捐什税”“兼用旧武器”“县长民选”“毛主席与寿科长等等。短短不到十天的延安之行,成为陈嘉庚一生的重要转折点,尤其对延安观感之余,衷心无限兴奋,梦寐神驰,为我大中华民族庆祝也717日,陈嘉庚返回重庆。刚刚回到重庆,陈嘉庚就发表《西北之观感》演说,据实报告延安见闻;在返回新加坡途经仰光时,又在华侨欢迎会上发表三个小时演说,激动地宣告:中国的希望在延安!

21日,周恩来前往重庆嘉陵宾馆,拜访陈嘉庚,这是二人的第一次会面。周恩来首先向陈嘉庚介绍了中共对抗战时局的主张,强调坚持抗战反对投降,坚持团结反对分裂,坚持进步反对倒退。当陈嘉庚问起关于国共两党摩擦的调解有无进展时,周恩来说:我们很注意调解,而且做了许多努力,现在大纲已议妥,估计会有完满结果。初次见面给双方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后来,陈嘉庚对身边人讲起周恩来时说:中国是有人才呀!他还在多个场合询问周恩来的安危,挂念之情溢于言表,因为这个时期周恩来频繁往返延安、重庆,与国民党谈判解决两党之间的摩擦问题。

19411月皖南事变爆发后,彻底暴露了国民党置民族大义于不顾、消灭共产党的企图。陈嘉庚在新加坡得知消息后,立即代表海外华侨致电国民参政会,呼吁团结,反对破坏抗战大局的倒行逆施。

1942年,日军攻占新加坡,陈嘉庚避难印尼。其间,他撰写了《南侨回忆录》,并且随身携带一小包氰化钾,时刻准备以身殉国。1945年,日本战败投降。106日,陈嘉庚回到新加坡。118日,重庆十个团体举行陈嘉庚安全庆祝大会。毛泽东从延安发来贺词。在重庆的周恩来和王若飞也写了祝词:为民族解放尽了最大努力,为团结抗战受尽无限苦辛,诽言不能伤,威武不能屈,庆安全健在,再为民请命。

第二次见面

抗战胜利后,国民党政府在美国的支持下,玩弄假民主、真独裁,假和谈、真内战的阴谋。陈嘉庚基于对国民党政府的深刻认识,再为民请命

194510月,国共两党在重庆签订《双十协定》。国内外舆论多认为和平、民主有望,陈嘉庚却不以为然。为此,他给多家报刊写了还政于民,谋皮于虎,蜀道崎岖,忧心如捣的十六字题词。后来,周恩来专门提及此事:过去与蒋介石谈判,正如陈嘉庚先生在1946年打给我的电报中所说,是无异于与虎谋皮,但又不能不谈,因为人民切望和平,而当时像陈嘉庚、张奚若二先生这样的还不多,广大人民不了解蒋介石和平骗局。所以,当翌年5月周恩来率中共代表团赴南京与国民党谈判时,远在新加坡的陈嘉庚非常担心周恩来一行的安危,特地致电提醒预防阴谋暗算。周恩来回电说:卓见深情,感佩无已。对阴谋暗算,自当如嘱慎防,请释廑念。

19466月,国民党政府在美国支持下,悍然发动全面内战。911日,陈嘉庚以南侨总会主席的名义,致电美国总统杜鲁门、参众两院议长及美驻华特使马歇尔、大使司徒雷登等人,抨击国民党政府腐败专制,谴责美国竟多方援助贪污独裁之蒋政府,以助长中国内战,赞扬延安中共辖地的民主政治。这份电文在国内外引起了强烈反响。

为了更有力地抨击国民党政府的独裁政治,19461121日,陈嘉庚等人集资在新加坡创办《南侨日报》。在此期间,周恩来派夏衍去新加坡,了解抗战时期流散到东南亚一带的文化工作者的情况,还当面指示夏衍到新加坡去加强《南侨日报》的编辑力量,并向陈嘉庚先生和侨领转达党中央对他们的关怀和问候,向他们通报国共谈判破裂后我党的方针政策。经过努力,《南侨日报》成为民主堡垒”“反对美蒋的第三条战线。周恩来赞扬该报:为宣传新民主主义的共同纲领而奋斗,为保护国外华侨的正当权益而奋斗。”1950年英国政府查封《南侨日报》时,周恩来指示有关部门提出抗议,迅速发表文章予以抨击。

在全国革命胜利前夕,中共中央、毛泽东、周恩来等多次电邀陈嘉庚北上,共商国是。1948115日,周恩来电告香港分局,要他们邀请尚在香港、上海的民主人士北上解放区,准备参加新政协会议,其中就包括陈嘉庚。周恩来对他们北上的路线作了周密的布置,并且要求沿途采取严密的安全措施。

1949年5月5,陈嘉庚离开新加坡。6月4,抵达北平。6月7,周恩来到北京饭店看望陈嘉庚,这是他们在民主革命时期的第二次会面。周恩来说:“嘉庚先生十年来为抗日所作的贡献、所受的磨难我是知道的,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也是不会忘记的。随后,周恩来陪同陈嘉庚赴香山双清别墅,与毛泽东、刘少奇会见,纵论国内外局势。毛泽东对陈嘉庚说:全国基本解放了,我们要成立新政协,请您来参加。陈嘉庚表示:我不懂政治,也不会讲话,不敢接受。周恩来说:华侨的首席代表您不当,能请谁来当呢?您德高望重,这又是建国大事。您不懂普通话不要紧,有庄先生(庄明理)翻译嘛!对此坦诚厚待,陈嘉庚很是感动。他后来在给董必武的信中说:弟愧国语不通,政治不懂,文学浅陋,荷蒙周总理过爱,提到职位,屡辞不获。

1949年6月15,陈嘉庚代表华侨在新政协筹备会议上致辞。6月22至8月底,陈嘉庚前往东北、内蒙古等地参观考察,历时两个多月,不禁感慨从东北看全中国,国家建设的前途是一片光明830日,他回到北京,兴奋地向周恩来谈了观感。周恩来在向政协委员作报告时,特地谈到这件事:陈嘉庚先生这次到东北参观,同时也到了内蒙古自治区,他回来后说现在内蒙古的汉、蒙两族合作得很好,犹如兄弟一样,这消息我们听了非常高兴,这足以证明我们的民族政策的成功。

在周恩来拟写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主席团名单中,陈嘉庚的名字始终在列。在第一届全国政协会议上,陈嘉庚当选为政协委员、常委。由56名委员组成的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中,就有陈嘉庚、司徒美堂两位华侨委员。101日,陈嘉庚光荣地出席了开国大典。

民主革命时期,周恩来与陈嘉庚只有两次见面,来往函电亦不多,但两人的交往确如周恩来所说,最要紧的是心相通

新中国成立后的密切交往

新中国成立后,陈嘉庚历任一届、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第二、三届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华归国华侨联合会主席等职。在为建设新中国而共同奋斗的日子里,周恩来与陈嘉庚的交往更加密切。

1950年,陈嘉庚在参加全国政协一届二次会议时提出,福建全省无铁路,交通落后状况亟待解决。为此,他多次写信给毛泽东、周恩来,要求尽快在福建修建铁路。1953720日,周恩来复电陈嘉庚,详述铁路建设方案。1954年春,毛泽东、周恩来当面告诉来京开会的陈嘉庚,中央已经决定兴建鹰厦铁路,自鹰潭起,经资溪、光泽、邵武、永安、漳平、龙溪,跨集美海峡至厦门市,全长694公里。1956年,鹰厦铁路顺利通车,改写了福建无铁路的历史。

陈嘉庚于兴学一事,不惜牺牲金钱竭殚心力而为之。他陆续创办集美学校和厦门大学等教育机构,并将实业收入用于学校的长期建设和日常开支。为了保证办学经费,陈嘉庚于1943年创建集友银行,所得股息、红利全部捐给集美学校。1954年,国家对私营工商业进行改造,集友银行出现亏损、业务萎缩等情况。陈嘉庚于19541213日、195526日致信周恩来,要求政府接办。周恩来电复:厦门、上海集友银行事,仍继续经营,业务上由国家银行帮助,多分配一部分侨汇与放贷业务,保证集友银行有利可图,不使亏损,多余人员可安置在国家银行。从此,集友银行的上海、厦门分行年年赢利,保证了集美学校的办学经费。在政府支持下,从新中国成立初期到20世纪50年代中期,集美学校、厦门大学完成了大规模修复扩建。据集美学校统计,自新中国成立之初至1959年,政府划拨706万元,陈嘉庚筹集575万元用于集美学校建设。

195582,陈嘉庚开始了祖国万里行。临行前,周恩来特意会见他,鼓励他多提意见,并叮嘱随行人员妥善照料。年底,陈嘉庚先后赴东北、华北、西北、中南、华南16个省市区参观考察,行程1.25万公里。陈嘉庚感慨说:这是我所经历过的最引人入胜的旅行之一。在考察途中,陈嘉庚多次给毛泽东、周恩来及全国人大常委会写信,详叙见闻,并提出15项建议。同年10月,陈嘉庚途经贵州,看到欣欣向荣的景象,就向周恩来建议好好开发贵州。196052日,周恩来在同贵州省负责人座谈时说:很多人向我称赞贵阳,头一个是陈嘉庚。他告诉我,你到贵州去看看,那么落后的地方,建设得很像样子,这不是偶然的。

在日常生活中,周恩来特别关心陈嘉庚的安危冷暖。1952年,新华社福建分社的一份电报反映,美蒋特务计划谋害陈嘉庚。毛泽东批示:周总理:请指示福建当局加强对陈嘉庚的保卫工作,或劝陈来京,如何,请酌处。周恩来当即安排陈嘉庚来京定居,但是,全身心投入厦大、集美两校建设的陈嘉庚婉言谢绝了。周恩来随即指示福建省和厦门市,要绝对保证陈嘉庚的安全,并且派驻军协助。这一年,为了便于陈嘉庚每天往返集美学校和厦大的建设工地,周恩来指示政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拨给陈嘉庚一艘小交通艇和一辆小轿车,陈嘉庚坚辞不要,直到1957年经过多次劝说才收下小轿车。

1958年,陈嘉庚因病在上海华东医院治疗,周恩来特地赶到医院探望。在他的安排下,1959年陈嘉庚转往北京治疗、休养。在北京,周恩来为陈嘉庚选了圆恩寺的一座四合院。这座院落清静幽雅,宽敞明亮,很适合养病。在这里,陈嘉庚度过了人生中的最后两年。

最后的送别

在陈嘉庚的最后岁月里,日理万机的周恩来经常去探望。19603月,陈嘉庚因脑溢血病危,周恩来闻讯赶到圆恩寺探视。他指示医护人员,采取一切措施抢救和细心护理。此前,陈嘉庚向亲友嘱咐了几件事:第一,死后不火化,运回集美安葬。第二,人都有一死,早死晚死不要紧,最要紧的是国家。应当尽早解放台湾,台湾必须回归祖国。第三,集美学校一定要继续办下去。周恩来得悉情况后,立即指示:第一,应按嘉老意愿办理。第二,解放台湾是全国人民包括台湾同胞、爱国侨胞的共同愿望,嘉老关心台湾回归祖国,他的爱国精神给广大华侨树立了良好榜样,他的愿望一定会实现。第三,集美学校一定照嘉老的意见继续办下去,而且要办得更好。

4月,为解决中印边界争端,周恩来率团赴印度谈判。已经住院的陈嘉庚得知消息,马上给毛泽东写信,表示担心周恩来的安全,建议电告印度政府,要求确保周恩来一行的安全。出国前一天的晚上,周恩来到医院看望陈嘉庚,请他安心静养和治疗。

1961年4月28至5月14,周恩来在河北邯郸农村蹲点调查。5月10,他在工作台历上写着:“十二时看陈嘉庚。

6月,陈嘉庚又突发脑溢血,情况极为严重。623日,周恩来前去探望。陈嘉庚已失去知觉,双目紧闭,不能说话。周恩来马上召集医疗专家和陈嘉庚亲友,嘱咐全力抢救。

8月12,陈嘉庚辞世,享年87岁。当天,陈嘉庚先生治丧委员会成立,周恩来任主任委员。

8月14,周恩来前往北京医院,亲视陈嘉庚遗体入殓。他在陈嘉庚的衣兜里发现了一枚翡翠印章,随即转交给陈国怀。

8月15上午10时,首都公祭陈嘉庚大会开始。灵堂前,摆放着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等党和国家领导人敬献的花圈。在哀乐声中,全场肃立致哀,周恩来作为主祭人,向陈嘉庚遗像敬献了花圈。随后,华侨事务委员会主任廖承志致悼词。公祭仪式结束后,周恩来与朱德等人一起,为陈嘉庚执绋起灵,护送灵柩抬上灵车,从中山公园的中山堂移灵北京车站,由专列送回厦门集美,后安葬于鳌园。

陈嘉庚生前曾经打算盖一所房子,供海外归来的子孙居住,但因集美故乡规划未完成,不能先私后公,所以一直没有动工。陈嘉庚逝世后不久,周恩来指示有关部门,拨出专款,于1962年在集美修建了归来堂。如今,归来堂与陈嘉庚故居遥相呼应,它们与嘉庚印章一起,成为周恩来、陈嘉庚深厚友谊的历史见证。

(作者:王玉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