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济深晚节可风
发布时间:2015-03-18
来源:《中国统一战线》
【字体:
李济深是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的创始人和卓越领导人,作为中国近现代历史上一位杰出的军事家和著名的民主革命家、可敬的爱国主义者,李济深一生经历了旧民主主义革命、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三个历史阶段

李济深是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的创始人和卓越领导人,作为中国近现代历史上一位杰出的军事家和著名的民主革命家、可敬的爱国主义者,李济深一生经历了旧民主主义革命、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三个历史阶段。在半个多世纪里,他不断追求真理、追求进步,走过了曲折道路,顺应了时代潮流,同中国共产党长期合作,为国家统一和民族解放作出了重要贡献,得到了一位真正的爱国主义者的光荣归宿。林伯渠在公祭的悼词中说:“李济深先生正如我国古语所说的晚节可风。”

19357月,李济深(左二)为挽救民族危机,继续进行抗日反蒋斗争,与陈铭枢、蒋光鼐、蔡廷锴、梅龚彬、宣侠父(中共地下党员)等人,在香港建立了中华民族革命同盟。图为他们在香港时合影。

逼蒋抗日

1933年,李济深、陈铭枢等人来到福州,与蒋光鼐、蔡廷锴等人发动了“福建事变”。但是,由于内外势力的夹击,历时53天的福建事变最终失败。李济深和陈铭枢、蒋光鼐等被迫流亡香港,在家乡与香港之间的华南地区进行反蒋抗日活动。他请来黄埔军校第一期毕业生宣侠父(共产党员)协助自己建立反蒋抗日组织。宣侠父提议把当时已有的“黄埔革命同学会”,改组为“中华民族革命同盟”,这样更有利于团结更多的人。李济深欣然采纳了宣侠父这个建议。此时,往来苍梧故居的各界人士络绎不绝,故居的议政厅成为他们商讨筹建“中华民族革命同盟”和召开重要会议的主要场所。

1936年,新桂系和陈济棠粤系反抗蒋介石的“两广事变”平息后,李济深请云广英带去写给毛泽东的信:“广西当局已同意贵党‘逼蒋抗日’,不打内战的主张。今后,济深必当与贵党合作,努力从事抗日救国运动,并在军事行动方面与红军密切合作。”云广英也把毛泽东的来信交给李济深,还捎来毛泽东的口讯:向参加福建事变的几位领导人问候。李济深百感交集,表示今后将与中共风雨同舟,共赴国难,合作到底,矢志不渝。随后,他回到了料神村老家。在此期间,他劝说被派来与他联系的张威(共产党员)加入大同盟,由张威担任他的秘书工作。张威为了让李济深接受共产党的统一战线政策,提出改组“大同盟”的几点建议,李济深接受了建议,并召集骨干分子宣侠父、梅龚彬等四人来料神村开会。此后,李济深与共产党的联系更加密切了。

1944年,李济深在桂林开展抗日宣传工作.图为李济深(左)与龙云在抗战工作协会制作的宣传画前合影。

营救进步人士

抗日战争时期,李济深曾担任国民党军委会桂林办公厅主任。期间,国民党顽固派掀起第二次反共高潮,桂系当局追随蒋介石反共。李济深巧妙地利用蒋桂之间的矛盾,对李、白说:“广西协助反蒋分子离开桂林,以后对广西有利无弊。”由于李济深的劝告,桂系对进步人士不敢把事情做绝,李济深以自己的地位和影响,保护了桂林八路军办事处,掩护和营救了大批共产党员和进步文化人士。

194012月,国民党军政部下令桂林八路军办事处限期撤销。经过李济深的疏通、争取,桂林“八办”得以再延长一个月。李济深还指示有关人员,对“八办”人员的撤离及物资转运给予方便。由于得到李的帮助,“八办”有充分的时间做好物资转运工作。当转运工作将结束时,国民党特务包围了“八办”,情况十分危急。李济深及时通知“八办”人员,还为他们的撤离准备了通行证,使李克农一行安全离开桂林。

李济深不顾个人安危,多次营救被国民党拘捕的进步人士。一次,李济深得知广州儿童剧团20多人在梧州、南宁开展抗日救亡宣传活动返回曲江时被扣留,十分气愤,立即致电第四战区司令长官张发奎和广东省政府主席李汉魂,使被扣人员全部获释。他还命令桂林警察局局长将几起涉嫌案移交桂林办公厅,自己亲自处理。他在案卷上批示:“热血青年,请缨杀敌,立即释放。”李济深如此大胆营救进步人士,国民党内部人员都感到吃惊。由于得到李济深的帮助,许多共产党员和进步文化人士都安全离开桂林。

    19499月,民革、民联和民促派代表参加政协第一届全体会议,参与了《共同纲领》的制定和国家领导人的选举。图为李济深、何香凝在填选票。

促进祖国统一

新中国成立后,李济深把实现祖国统一当成“民革”和自己义不容辞的历史责任。他与国民党有数十年的历史关系,台湾的军政人员中很多是他的故旧和部属。因此,他特别关心他们的前途和命运。1956年,全国政协二届二次会议在北京召开,周恩来总理在《工作报告》中提出“争取和平解放台湾”的主张。李济深不仅拥护这一主张,还主动向中共中央表示:如果有需要,且台湾当局准许,他可以亲赴台湾做蒋介石的工作。在“民革”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上,李济深建议就和平解放台湾问题做出决议,发表《告台湾军政人员书》。由于“民革”成员及其所联系的社会人士中有很多人的亲属在台湾,因此他们欢欣鼓舞,奔走相告。在李济深的主持下,民革成立了“民革中央和平解放台湾工作委员会”,做了大量工作并取得了一定效果。

195810月,李济深曾就美国与台湾当局会谈企图制造两个中国一事发表谈话,指出:“我们很高兴听到台湾当局在谈孙中山先生。孙中山先生之伟大,就是为了一致对外,决不计较往日的嫌隙。如果台湾当局真的还没有忘记孙中山先生,就应该继承孙中山先生伟大的爱国反帝精神。这是我们殷切希望的好事。”“台湾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台、澎、金、马广大军民同胞是有爱国心的,必然有一天要回到祖国的怀抱。”

1959109,李济深在北京医院病逝,终年75岁。在他逝世的前几天,还写了一首诗《十年建国万年红》,饱含深情地歌颂新中国,表达了他对祖国统一的刻骨铭心的期盼:

十年建国万年红,衡麓光往永照中。

我与人民宏愿在,及身要见九州同。

(摘自《李济深画传》 民革中央宣传部 郝芸芸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