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5月29日 星期四

中国新型智库研究员的中美智库沟通交流实践

——一位哈佛访问学者的中国梦

来源:清华大学 2016-10-24

编者按:

编者按:

 

为了解美国智库发展状况,新华社智库研究员和记者张庆源,踏上了为期一年的观察世界顶尖大学和智库、服务和实践中国新型智库发展的访学之路。与此同时,他还致力于为中美智库交流贡献自己的力量,组织了中国首批25家国家高端智库之一新华社国家高端智库重要部门瞭望智库在哈佛的演讲会,用实际行动沟通中美,贡献中国新型智库发展。

在世界范围内,哈佛大学是令人信服的世界一流大学,哈佛创立于1636年,比美国建国早140年。哈佛多年来居世界大学学术排名榜第一。这里诞生过8位美国总统、20多位国家元首和诸多国际组织领导人,100多位诺贝尔奖获得者曾在此学习和工作,刚刚产生的2016诺贝尔经济得主奥利弗·哈特再一次出自哈佛。而哈佛的肯尼迪政府学院更是被称为美国政坛的思想库,是美国的重要智库机构。如何构建符合中国国情的新型智库运行和发展机制,是他这次访问的重心之一。

美国访学期间,他还积极地通过策划和组织首届哈佛中国青年峰会等各种形式,和各个学术领域的学生和学者广泛交流。在哈佛时,他还时刻关注国内的理论动态, 20167月收看了习近平总书记的七一重要讲话后,他作为哈佛访问学者接受《人民日报》(201673《人民日报》:《谱写中华民族发展史上的壮丽篇章——国际社会积极评价习近平总书记七一重要讲话》)访问时说:在美国第一时间通过互联网直播聆听了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触动最深的是历史未来这两个关键词。关于中华民族近代历经的苦难,习近平总书记以前讲过,这次再次提到,并强调回顾历史是为了增强开拓前进的勇气和力量。面向未来,是为之奋斗的两个一百年目标。在历史未来之间,更应做好当下

 

(图为张庆源在哈佛大学组织和主持新华社瞭望智库演讲会  摄影:覃斯之)

 

哈佛旋转门

 

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被称为美国政界的思想库,通过运作已成体系的旋转门机制,肯尼迪课堂上的教授很多都是曾在美国政府部门任职的官员,比如学院20161月份上任的新院长道格拉斯·埃尔门多夫(Douglas W. Elmendorf)曾是美国国会预算委员会主任,大国博弈Great Power Competition in the International System)课程的主讲教授尼古拉斯·伯恩斯(Nicholas Burns)曾是美国副国务卿,而这里的教授也会因为华府的选举更迭,随时出任政府要职。

当然旋转而来的不都是在职教授,也有到这里做访问研究的前官员们,我在哈佛的一年,就遇到了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美国前商务部长和驻华大使骆家辉在这里作为访问学者进行研究交流,在我所在中心的相邻办公室的,就是曾经的印尼财政部长。他们在研究之余,会与学院同学们举行多次大小和形式各异的交流活动,在这样的场合,他们往往会适当卸掉此前在职时的谨言慎行,提供更多执政时的干货故事。

肯尼迪政府学院被称为美国政界的思想库,在这里火热讨论着当下世界政坛上的各种热点,小联合国的称号绝不是浪得虚名。肯尼迪学院最有名的场地是位于Littauer(利陶尔)主楼中庭大厅的肯尼迪论坛,这既是一个场地名字,又是肯尼迪最有名的论坛活动,在这里,每周有至少一次肯尼迪论坛演讲,全球政要在这里发声交流。除此之外,各种讲座也会安排在全天的各个时段,如果是午餐演讲会,大都会给听讲座的人提供免费的西式简单餐饮,美国大选期间,学院还会在这里安排直播。

但其实从整个的访学历程而言,让我收获最大的并不是某一门课程,或者某一个演讲,而是一种看待问题的国际化视角,在哈佛,世界各地的学子和学者在一起学习和研究,他们来自各国政府、私营部门、知名大学,在一起的交流本身就是一种最生动的学习,在这个过程中你就会感到,最好的学习其实是一种启发,经历的重要性在于可以打开视野,重构面向未来的无限可能性。

人生就是一场经历。来哈佛一年如此,人生长河亦是这样。在今年5月份哈佛中国学联组织的一次毕业季学生学者联谊会会上,我跟参会的同学们说,有了梦想就赶紧去实现,因为唯有青春和梦想不可辜负。无数年过去,我们不会为做了这些事而后悔,而最可能为没有去实现当时的梦想而遗憾和懊恼,在历史和人生的大势下,我们要找准自己的定位,就像致力于公共服务的肯尼迪学院的院训“Ask what you can do?(问问自己能做些什么?),个人的力量微不足道,但要努力做一个对自己国家发展进程有贡献的社会公共服务者和智库学者。

 

哈佛万花筒

 

跟在国内大家公认全国最好的大学就是北大和清华不同,在美国被认为最好的大学至少有5-6所,每个人心目中的最好大学并不相同,比如有人会认为是东部的常春藤盟校哈佛、耶鲁、普林斯顿,也许是西部的斯坦福,还可能是威廉姆斯、卫斯理等文理学院。但对中国学生或者家长而言,哈佛其实变成了美国顶尖高校的一个最为显著的品牌符号,所谓哈耶牛剑正说明了这种印象,中国驻美国大使馆李克新公使在20166月份在哈佛与中国学者座谈交流时说,哈佛是美国数一数二的顶尖学府,但在中国人眼中没有数二,就是数一的

在我去过的十几所美国大学里,哈佛是一个注重政商、学术综合性社会影响力的大学,而美国的如卫斯理、史密斯等文理学院专注于本科教学;麻省理工、斯坦福、加州理工、密歇根大学等聚焦于科学研究以及成果转化等。

哈佛属于典型的美国综合性大学,哈佛医学院和布莱根医院(BWH)的华人教授石雨江说,哈佛的各个学院其实相对自主和独立,校长和学校管理层更多的是一个全校综合协调以及为大学筹资的角色。

哈佛的文体活动也很多,龙舟比赛以及哈佛与耶鲁等常春藤盟校之间,以及与同城兄弟MIT(麻省理工学院)之间的橄榄球、棒球、篮球、龙舟等的比赛,其实是美国大学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当我在哈佛的健身房里看到来自各个国家的学生在一起锻炼时,会觉得其实作为美国顶尖大学的同学,学习和研究只是一个方面,重要的是养成一种健康向上的生活习惯和方式。我也曾参加了哈佛本科生的艺术展示活动,他们的才艺令我赞叹,一个人可以参加多个种类的表演,这一定是从小根据兴趣而来的综合性培养,所以哈佛招收的学生学习成绩好只是一个基础,学校真正在意的是有国际视野的全面发展的学生

 

哈佛里的中国热

 

中国读者因为《邓小平时代》一书而进一步熟知傅高义教授,他退休后潜心研究十年完成本书,本身就彰显了一种哈佛研究精神。他常常带着微笑穿梭在校园里的各个研讨场合,被学生和学者当成身边的智慧长者。2015930周三,波士顿这座以下大雪闻名的城市,下了不多见的一场大雨,费正清中心S020阶梯教室内却是热火朝天。中午便是傅高义教授关于习主席访美的讲座,紧接着下午4点钟,在同一个场地,反映邓小平1979年访美的纪录片《旋风九日》展映,85岁傅高义教授又回到这里观映,他不时被片中的动画和当事人的幽默叙述逗笑,不断点头表示认可。

这部片子的很多历史镜头和细节还属第一次披露。整部片子看下来,让我们在场的几位来自中国的访问学者和学生都感到很激动和振奋,坐在我身后的肯尼迪学院访问学者王开元说:本来认为就是看一部国际关系纪录片,但是在听到邓小平讲到的质朴无华的话时,还是没忍住在眼眶里打转的眼泪,应该让更多的中国学生学者、以及美国的学生学者都来看看这部片子。

片中,小平同志作为一位卓越领导人所展现出来的宽广视野和胸怀,以及在模拟航天舱里表现出来的赤子之心,都让中外学者对于邓小平和中国有了更为细致和深刻的认识,特别是在习近平主席访美刚刚结束的时刻看这部片子更有着不同寻常的一番感受。这部纪录片的导演傅红星对我说:“36年前邓小平是从西雅图离开美国结束对美国的访问,而习近平主席这次是从西雅图进入美国开始访问,关于习主席这次访美的历史意义,也许从历史中可以找到答案。

其实,哈佛的中国研究一直热度不减,对于中国人而言,哈佛是一个首屈一指的中国研究重镇。只是习近平主席访美让这些研究成果进行了集中的展示。在哈佛里跟中国有关的研究分散在了多个学院和机构,我所在的肯尼迪政府学院的中国问题研究一直都没有冷过,艾什中心(ASH CENTER)就是一个专注中国及亚洲研究的机构,在哈佛校园里,成立于1928年的燕京学社、创建于1955年的费正清中国研究中心、哈佛文理学院的东亚语言与文明系等等都有着深厚的中国问题研究基础,先有哈佛,后有美国,作为哈佛而言,关注中国、研究中国仿佛本就应该是哈佛自身的使命。

 

 

走读美国促进智库交流

 

哈佛之外,走读美国。在美国访学一年,我想还不能仅仅将目光锁定哈佛,我利用哈佛的大小几个假期,走访了美国的约10家公共机构、约10所大学和约10家商业机构,算下来也基本上走了10几座大城市。这些走访像是一次与平时谈论的美国话题内容的一次线下见面,有的是按图索骥,有的是实现约定,还有的则是在美国的临时起意。

包括公共机构中的联合国、中国驻美大使馆、中国驻纽约总领事馆、布鲁金斯学会、新华社北美总分社、联合国分社、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NBER)等部门;商业机构中的Google总部、Apple总部、Facebook总部,乐视北美总部、特斯拉汽车公司、美国三大汽车公司等;学术机构中的:斯坦福大学、耶鲁大学、哥伦比亚大学、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洛杉矶分校、麻省理工学院、芝加哥大学、西北大学、密歇根大学、波士顿大学、卫斯理学院等,与他们进行了广泛而深入交流。

带着中国新型智库发展之路的思考,我走进了位于华盛顿的布鲁金斯学会等美国几家知名智库,考察美国智库的运作模式。当时隔四年,我重新走入布鲁金斯学会大门时,正值学会成立一百周年,同样依托旋转门机制,这里集聚了美国政界诸多政治明星,和政治经济相关领域最为资深的专家。学会通过私人商业部门的捐赠维持学会日常运转,每年通过年度报告公布捐赠明细,但回避捐赠部门的利益,形成一个自行筹资的运营机制,为政府和社会提供智囊性的思想服务品。

当下,中国首批25家国家高端智库的布局和格局已经初步确立,同时社会办智库也蔚然成风,这对创立这些智库的部门而言,其实是一场“老革命”的新长征,如何创新营造适合中国国情的体制机制,广纳人才、稳步发展,是一个崭新的命题,也是一条充满希望的荆棘路,中美各有各自的国情,但还是那句话,在交流和激发中会产生生产力。新华社瞭望智库董事长兼总裁吴亮曾于我访学期间的201511月在哈佛大学发表关于中国新型智库发展之路的演讲,作为中国新型智库较早的实践者,他认为中美智库间应该通过加大学术对话合作力度,加强彼此之间的了解和信任。

在这次演讲会上,吴亮向哈佛的各位学生、学者,介绍了构想中的瞭望智库中美联合研究计划。新华社遍布全球的记者网络资源是巨大优势,通过构建中美的专家库,消除中美思想界、智库界的信息不对称,为世界上最重要的两个经济体之间的交流服务。智库的使命是以系统化的战略研究安排,更好地服务于国家在全球化进程中的政策选择。这是中国新型智库建设的应有之义,而国际化也正是中国新型智库必须要走的一条路。

访学是通过观察和感受沟通中美,做服务祖国及中华民族复兴大业的一份子。在哈佛做访问学者期间,我深刻感受到海外留学生群体报效祖国的拳拳之心,以及哈佛等海外顶尖大学中的华人教授们希望祖国好、愿为中国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的深深报国之情。

在国外时,我积极地通过策划和组织首届哈佛中国青年峰会以及各个学术领域的学生和学者的交流座谈等各种形式,不遗余力地推介新华社国家高端智库建设、国家25家国家高端智库建设这个发展大格局,海外的教授、学生,特别是哈佛的老师和同学都非常有兴趣关注,他们感到,这是国家一项非常具有开创性的高大上工作。

与此同时,我也总跟海外学生学者介绍新华社在国家新闻传播和对外宣传方面的作用,以及国内的发展形势。我们同期的学者称呼我是新华社的对外传播形象大使,从我身上总能感受到国家发展的一种正能量。新华通讯社作为国家通讯社、现在作为国家层面唯一一家媒体型新型高端智库,就是应该走出来、讲出来,让世界更多了解。

如何能够在未来的中美智库的国际交流中提高我们讲故事的能力和研究的针对性,让世界更加理解我们,增强中华民族文化和思想的国际影响力,是我这次访学后明确的未来为之奋斗的方向,我愿意将本次的所学所思运用到今后的服务中国智库发展的工作实践中去,竭尽所能,无怨无悔。

 

(作者张庆源为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校友,新华社瞭望智库省部长访谈主笔、研究员,20158月赴美国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做访问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