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力加强青少年的网络意识形态安全建设
发布时间:2017-08-31
来源:民建中央网站
【字体:

意识形态安全是网络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没有网络意识形态安全,就没有国家政治制度安全。网络空间意识形态斗争已逐渐成为意识形态斗争的主战场。而网络空间意识形态呈隐蔽性、多元性和现实性等特点,巧妙利用网络的社会性、娱乐性、交互性和融合性进行意识形态宣传。尤其是通过网络游戏的娱乐性,有意无意地对青少年进行侵蚀,必须引起高度重视。

首先,网络游戏对青少年的严重危害性。从身体上说:1.造成青少年的久坐行为,不利于他们身体健康成长;2.电脑视屏产生蓝光,严重影响视力发育;3.电脑屏幕发出的光会干扰褪黑素的分泌,严重影响睡眠。从心理上说,游戏玩家在心理层面参与杀戮、掠夺、攻击或其他犯罪活动,特别是在开发大脑方面的影响,但它可能会使玩家对暴力行为变得麻木,并在一定程度上认为暴力行为是正常的。还有很多,在这里不再敷衍。

第二,网络游戏工程师的意识形态问题。开发电子游戏、网络游戏的工程师,大多数留学美国,有的从“硅谷”回国创业。由于长期接受西方教育,部分网络游戏工程师在意识形态、价值观念上与国内的分歧就可能在设计中被有意识无意识地表达出来。而这一点,往往容易让人忽视。即便意识到了,大多没有采取回应或行动。例如,当下在青少年中泛滥开来的《王者荣耀》,肆意篡改中国历史,不尊重我国的传统文化,意识形态上问题初见端倪。

第三,“拜金主义”的问题必须引起高度警惕。在美国,越来越多的研究证明网络游戏对青少年的危害。但是,美国是纯粹的市场经济、拜金主义国家,即便他们的科研证明网络游戏的危害性,却很难对网络空间控制。只要有市场,只要有钱赚的这种“拜金主义”做法同样又在我国的网络空间大行其道,让那些不符合我国意识形态的游戏走进了市场,正在不露声色地潜移默化影响我们的下一代。如果我们只顾眼前赚钱的短视做法,忽视对网络游戏的监管,从而让不符合我国意识形态和价值观念的游戏有沉渣泛起之机,那么必会腐蚀我们的下一代。尼克松《1999不战而胜》依然应该给我们时刻敲响警钟。

第四,严防美国“网络自由”对青少年的渗透。美国对华“网络自由”渗透的最大影响,就是我国网络主流意识形态面临着污名化、边缘化危险,进而使青少年对网络主流意识形态信仰产生危机。我们必须高度重视利用网络游戏的娱乐性,隐蔽地、有意无意地对青少年进行“网络自由”的侵蚀。必须应对网络意识形态安全挑战,为青少年打造坚持我国的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网络空间。

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密切关注网络空间对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等领域产生的深刻影响,警惕美国推行的“去行政化”的网络空间治理模式,加强网络空间治理,防范价值观、意识形态被颠覆的危险。而青少年是弱势群体,他们正处于建立世界观、人生观的关键时期,建议全面启动“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和各级党委、政府成立的“网信办”等行政模式,加强网络空间的管理,着力打造清朗的网络空间,加强青少年的网络意识形态安全建设。由此建议:

1.完善网络游戏推向市场前的审查、审批制度和政策,坚决杜绝不利于青少年成长,不利于我国人才培养目标的,不利于网络意识形态安全的电子、网络游戏。

2.建立“问责制”,对电子、网络游戏涉及损害未成年人生命财产安全,涉及网络意识形态安全,产生严重不良社会影响的后果,“网信办”不能坐视不管,应对该公司进行问责、约谈、警告等处理。

3.教育部门要加强监督和教育。一方面加强对学生的教育,引导学生的是非观念,自觉抵制不良网络空间。一方面制定纪律约束和管理教师,老师要以身作则、严于律己,不能让学生看到老师打游戏的行为,更不能在学生面前打游戏。

4.由“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牵头成立监管巡视小组,监察上述3条的完成情况,同时创建通讯、网络平台接受家长、大众媒体及社会的投诉和监督,共同为青少年打造充满正能量的网络空间。

作者:杨晓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