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不让一个人掉队”
发布时间:2018-04-12
来源:九三学社中央网站
【字体:

3046万人,是2017年底我国农村贫困人口数量,也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最难啃的“硬骨头”。

“陕西省现在脱贫情况如何,在开展精准脱贫工作中还存在什么问题,有什么需要帮忙解决?”4月7日至14日,九三学社中央调研组赴陕开展2018年度脱贫攻坚民主监督工作。这已经是从前年启动这项工作的第12次。此次继续采取“定点监督、解剖麻雀”方法,选取汉中市略阳县作为监测点。

“扶贫干部是打赢脱贫攻坚战的生力军”

地处秦岭南麓,汉中盆地西缘的略阳县总面积2831平方公里,全区辖15个镇2个街道办、145个行政村、总人口20.1万,农业人口13.99万人。其中贫困村95个,建档立卡贫困人口13255户42996人,贫困发生率30.7%。略阳县郭镇是调研第一站。

“我是农民的儿子,希望能帮助乡亲脱贫致富,因此主动申请到基层一线当扶贫干部。”30岁的高宁是中共略阳县委派到谭家庄村的第一书记。初到谭家庄,高宁就组织专家考察了村里自然环境和发展现状,在对口帮扶单位的支持下修建了村里第一个水冲厕所。

4月9日,调研组成员、陕西省社会保障局西安市养老保险经办处科长赵军在方家沟村走访贫困户。

“穷有两个原因,一是自然条件,谭家庄村紧邻甘肃,山路崎岖,从县上的公路进到村子得翻过好几个山头。二是思想不够开放,祖祖辈辈窝在山沟里,村办企业和集体经济没有形成规模。”高宁说。

同是扶贫干部,郭镇副镇长邓欢也有相同感触。“村里好多老人一辈子都没走出过大山,很少接触外面的信息,要改变他们原有的生活方式和生产方式很难。”

“扶贫先扶志”。为了让村民看到实实在在的效果,高宁和村干部一起动员村里有外出打工、种植养殖经验的“能人”做示范。“一看到村里的能人种烤烟、养蜜蜂赚了钱,好多村民有了点想法。”

“在精准扶贫的具体实践中,我们不能只注重对贫困群众实际需求的回应,而忽视了贫困群众在精准扶贫中的主体作用,这样会导致‘出力不讨好’的窘境。”九三学社中央社会服务部副巡视员陈克文说。

/website-webapp/ewebeditor/uploadfile/20180412085210418

4月8日,调研组成员,九三学社陕西省委副主委赵力强走访谭家庄村贫困户左桂珍。

如何激发群众内生动力,确保贫困人口稳定脱贫,略阳县进行了积极探索。“我县出台了产业补助相关办法,具体针对贫困户发展的农业产业项目,按照发展的规模给予总额不超过1万元的奖补政策,原则上按照5:3:2的比例分三年兑付到位。不同的产业项目补助标准不同,例如养鸡一只补助20元,发展养蜂一盒补助300元等,以此鼓励带动贫困户自身主动发展产业脱贫,取得了很好的效果。”邓欢说。

调研组认为,扶贫干部是打赢脱贫攻坚战的生力军。基层干部要助力提升贫困农民的参与意识,实际工作中要“轻表册,重应用”,利用“结对帮扶”形式走进贫困户家中,与帮扶的贫困户交朋友、结亲戚,分析致贫原因,制定脱贫方案,帮助解决实际问题。通过强化群众参与意识,激发内生动力。

教育扶贫须打通“最后一公里”

“我们就是吃了没文化知识的亏。”谈到发展障碍,许多郭镇木瓜院村的老人发出这样的感慨。对于一个人、一个家庭乃至一个民族来说,教育都代表着未来与希望,而在贫困地区,其更是阻断贫困代际传递的有力手段。

木瓜院小学坐落于略阳县城西55公里的窑坪河畔,在校学生269名,建档立卡贫困生74人,其中幼儿园25人,义务教育阶段49人。扶贫必先扶智。木瓜院小学22位教职工与74名建档立卡学生展开结对帮扶,2001年毕业于汉中市商业学校的乡村教师周红就是其中一员。“我们班有20个学生,贫困生就有12个,而且很多都是单亲家庭或者是留守儿童。我们班上有个女生父亲去世了,母亲外出打工,靠外公外婆抚养,性格上比较忧郁,不爱说话,耐挫能力也不强。”周红说。

/website-webapp/ewebeditor/uploadfile/20180412085211462

4月8日,调研组在略阳县郭镇木瓜院小学调研。

/website-webapp/ewebeditor/uploadfile/20180412085211899

4月8日,调研组成员中央财经大学心社会与心理学院副院长丁志宏在略阳县郭镇初级中学调研。

“在心理扶贫过程中,应该强化正确面对贫困的教育,让学生认识到贫困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因为贫困而丧失了追求理想、实现抱负的信心。”调研组成员、九三学社中央社会建设专门委员会委员、中央财经大学社会与心理学院副院长丁志宏说。

调研组认为,学校要帮助贫困学生正确看待物质利益,树立正确的金钱观,要支持并鼓励贫困学生大胆参与集体活动、社会活动,扩大人际交往,增强生活、学习的信心和力量,最大限度地减少贫困给他们带来的心理问题和心理危机感,维护和保持心理健康。

教师是教育脱贫的关键。一直以来,人才都是制约农村发展的突出短板。如何让优质乡村教师“下得去、留得住、教得好”,是深度贫困地区亟待解决的突出问题。郭镇初级中学校长左刚说:“通过西部人才振兴计划,我们给教师安家费一次性补助3万元,为刚参加工作的老师分配35平方一室一厅的周转房。为了全面提升乡村教师能力素质,我校与江苏省南通市海安县开展对口交流计划,每年选派2名老师赴外地跟班学习。”

“首先要从待遇上关心乡村教师,增强乡村教师职业吸引力。特别是要落实好贫困地区乡村教师生活补助政策。要推动建立乡村教师荣誉制度。对在乡村学校长期从教的教师予以表彰。在评选表彰教育系统先进集体和先进个人等方面向乡村教师倾斜。”调研组成员、九三学社北京市委专职副主委李丽萍说。

家长教育意识薄弱也是是义务教育阶段产生文化困境的重要原因。拥有10年教龄的郭镇初级中学初一班主任徐晓川说,“在帮扶过程中,我们深深感到家庭教育的缺失。我校有69名精准建档立卡贫困学生。家庭环境对贫困学生影响比较大,有的家长为了外出务工就把孩子送到学校寄宿。父母觉得亏欠孩子,就以金钱补偿。有的学生为了玩游戏购买手机,甚至花费四五千元充值游戏币。”

调研组认为,从根本上改变贫困人群的教育观念,是精准扶贫的关键,应通过学校动员和媒体宣传教育的必要性和诸多好处,并且列举一些真实、具体的通过接受教育改变自身命运的事例,让“知识改变命运”的理念深入人心。

让产业扶贫成为群众脱贫有效途径

崭新的通村公路蜿蜒至乐素河镇方家沟村,40岁的贫困户张顺军正和妻子坐在门口台阶上聊天。调研组一下车就直奔他家,和张顺军聊了起来。“家里几口人,生活怎么样?”调研组成员、九三学社北京市委科技服务工作委员会主任、中国农业大学工学院教授高振江问。

/website-webapp/ewebeditor/uploadfile/20180412085211342

4月9日,调研组专家、中国农业大学教授高振江走访贫困户张顺军。

“我家有5口人,平时在外面靠挖隧道挣钱,一天有70多元,每月有两三千的工资。但是由于前妻爱赌博,把家底输光了,还欠了一堆外债。”

“你们家有多少亩地,种什么作物?”

“我家有耕地7.26亩,林地126亩。平时耕地种些玉米、麦子,林地种些魔芋银杏,但是没有形成规模,收益很少。”

“方家沟村村域面积14平方公里,辖8个村民小组。全村耕地面积1792亩,退耕还林2200亩,林地面积20367亩,主要以发展七叶树、天麻、猪苓、劳务输出等产业为主。”乐素河镇党委书记高志勇说。

“方家沟村拥有非常好的仿生态种植优势,关键在于选准发展的项目。该村拥有两万多亩林地,产业发展可以林下经济为主。”高振江说,“农村产业发展不一定要走‘短、平、快’的路线,要长线、短线相结合,结合当地实际情况以技术带动做示范点。以点带面,以户带村,整体推进。农产品生产出来后,要经过好的初加工技术把好的原料加工成好的商品。既要有好的种植业、养殖业,也要有好的加工业。好的加工技术把好原料加工成好商品才能增收,可以推进产地初加工技术,例如香菇适时采摘,通过简单干燥技术初加工后,就可以解决长期储存的问题。”

/website-webapp/ewebeditor/uploadfile/20180412085212106

4月9日,调研组专家、中国农业大学教授高振江走访贫困户骞远财家。

“听完您的反馈意见,我一下子觉得思路开阔很多。希望九三学社中央多到我们村走走看看,为我们找问题、出主意、想办法,促进我们尽快脱贫致富。”高志勇说。

“产业发展在脱贫攻坚中具有‘造血’功能。但是,很多贫困镇、村干部群众觉得致富无门、增收无路。其根源在于对经济发展形势判断不清、对乡村优势挖掘不足和各类信息获取的不对称。”调研组成员、中国农业大学团委书记张银说。

调研组认为,打好新时期扶贫攻坚战,需要进一步动员社会各方面力量,筛选产业发展好、经济效益佳的产业大户、龙头企业与贫困地区干部群众进行洽谈对接。这既可以促使市场主体了解贫困村的地域条件、资源禀赋和发展思路,萌发合作意向,又让贫困村干部群众了解市场需求和产业发展前景。

“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不让一个人掉队。”九三学社将准确把握脱贫攻坚民主监督的新形势新任务,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贡献力量。(杨琴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