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陀山普济寺
发布时间:2017-09-08
来源:中央统战部网站
【字体:

普陀山普济寺

普济寺又名前寺,位于普陀山白华顶南、岭鹫峰下,是国务院确定的汉族地区全国重点寺院。其前身是有名的不肯去观音院。唐大中年间(847859年),日僧慧锷在五台山请得一尊观音像归国,遇狂风险浪阻隔,且有铁莲花围船,无法航行,只得上岸,与山民张氏在潮阴洞建此院供奉观音。梁贞明年间(915920年),由不肯去观音院扩大为寺。宋朝先后改名为五台圆光寺宝陀观音寺,香光始盛。宋嘉定七年(1214年),皇帝御书圆通宝殿匾额,定为专供观音之寺院。明洪武十九年(1421年)实行海禁,朱元璋命汤和进山烧殿毁佛;直至明孝宗弘治元年(1488年),才迎佛回山,重建寺院。明孝宗嘉庆年间(15221566年),普陀山寺院再次被毁,宝陀观音寺也未能幸免。明神宗万历三十三年(1605年),朝廷派太监张千来寺扩建宝陀观音寺于灵鹫峰下,并赐额护国永寿普陀禅寺,寺院规模宏大,一时甲于东南。清康熙八年(1669年),荷兰殖民者入侵普陀,该寺除大殿未毁外,其余均荡然无存。康熙三十八年(1699年),修建护国永寿普陀禅寺,并赐额普济群灵,始称普济禅寺。雍正九年(1931年),扩建殿堂及用房,寺院因之规模宏大,前所未有。

普济寺山门是一个石牌坊,四柱三门,高约20,柱上横眉雕刻有精致的云绫和石葫芦。坊内北侧,树一石牌,上书文武官员军民人等到此下马。据传这是皇帝下达的圣旨,过去官吏到此,文官下轿,武官下马,以示对观音菩萨崇敬。

普济寺前有一个广约15亩的莲池,名叫海印池,亦名放生池,建于明朝。池上筑桥三座:中间一座桥面平阔,北接普济寺正门,南衔御碑亭。

亭系清雍正九年(1731年)建,中竖雍正所书丈六百御碑一方,高3,宽1.5。碑文记载普陀山历史,碑额上雕龙栩栩如生,书法遒劲刚健,可谓双绝。

东面一座为东桥,称永寿桥,长40,宽7.5,高6,系明万历十四年(1536年)所建。桥上石栏柱头,刻有狮子40座,形态各异,生动逼真。

桥前有影壁,上书观自在菩萨五个大字,字高五尺,苍劲有力。墙旁刻有《心经》倾日:海上有山多圣贤,众宝所成极清静;勇猛丈夫观自在,为度众生住此山。

西面有一座长堍拱桥,四隅镂有龙首,逢雨水从龙嘴喷出,似袅袅轻烟。

普济寺占地三万七千多平方米,共有十殿、十二楼、七堂、七轩计231间,建筑面积11400平方米。在此山门内,有明万历、清康熙时的御碑三块,正中一块刻的是普济禅寺历史沿革,立于3.5吨重的基座上。

山门东侧是钟楼,重檐歇山山顶,内悬大铜钟一口,重3500公斤,铸于清嘉庆十二年(1807年)。西侧有鼓楼。每天清晨撞钟,傍晚击鼓,即晨钟暮鼓

天王殿亦称金刚殿,面宽五间,进深四间,重檐歇山顶。进门迎面是一弥勒菩萨,光首、笑脸、袒胸、盤膝,一手拿一支布袋,据说他能将世人一切若难人布袋之中。殿后有香樟八株,直径0.8—2,枝茂盖庭。

大圆通殿是普济寺的主殿,圆通是观音菩萨别号,这座殿供奉的正是观音菩萨。殿堂宏大巍峨,殿面阔七间,进深六间,重檐歇山顶,黄琉璃顶,九踩斗拱,门心板雕二龙戏珠。大殿可容数千人,有活大殿之称。殿前平台周有石雕栏板,台中有铜鼎炉,高约四米,上铸普济禅寺千秋实鼎、光绪辛丑(即1901年)冬月吉旦等字样。殿内正中端坐高达8.8观音菩萨,全身金黄,眉清目秀,慈祥含笑,身边站立着善财和龙女,神态天真活泼。东西两壁又各塑有16尊不同服饰、不同形态的菩萨,称观音三十二应身,即观音以不同身份教化世人时的现身说法形象,加上中间供的观音佛身。这种塑法是观音道场的独特之处。主殿两旁建有配殿。两侧庑廊是罗汉堂,塑十八罗汉堂。

普济寺后湾有真歇庵遗址,为开山祖师真歇和尚修静处,其东无畏石高五丈、周百丈,上镌海天春晓空有镜,并有一对联宝区照瑞相,刹海遍潮因。石巅过去有歇禅师塔。西侧另有一岩,俨如狻猊,作跳跃状,无数为猴岩。普济寺东南,海印池旁立有多宝塔。元元统年间(13331334年),普陀山僧孚中托钵江南,见姑苏盛产美石,便立志建塔。孚中名情信,浙江奉化人,天历二年(1329年)迁住帝陀山。元顺帝曾赐号广慧妙悟智空宏教禅师。他住持宝陀观音寺十四年,以勤俭简朴著称,为兴建名山道场,多次外出云游募化,太子宣让王等出资建造多宝塔,故又名太子塔。塔全用太湖石彻成,呈方形,共六层,高32,取《法华经》多宝佛塔之义定名。第二层之蟋龙柱,体态雄健,纹饰线条流畅。馀上三层,塔身每面镌有佛像一尊,全跏趺坐式,形象生动。整座建筑造型别致辞,雕工精巧,具有浓厚的元朝风格。像这样的元塔,全国罕见,现被列为省级重点保护文物。

普济寺后有一石,宛如三扇门板并竖,状如宝鸟,叫灵鹫石,又名慈云石,上刻明朝会稽人陶望龄的题词不达意:鹫岭慈云。石隙间有泉流入寺中,清洌有香气,明朝丁继嗣诗中皈衣来宝地,蹑足上慈云。泉流穿橱入,昙香满院闻......何幸逢林远,幽控绝世氛,说的正是慈云石当年的盛况。

(文:中国佛教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