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卡村民:指尖乾坤大
发布时间:2017-07-17
来源:青海日报
【字体:

在这个绿肥红瘦的夏季,我们突然萌生了去著名的唐卡村——青海省黄南藏族自治州同仁县隆务镇吴屯上下庄采访的念头。

20元的车费,不到半个小时,出租车司机就载我们来到了目的地。

夏日的吴屯上下庄一如往日般静寂,一栋栋整齐而四方的院子笼罩在略显灼热的阳光中,空气凝固着,连树木的枝叶都懒得向两边摇摆一下,仿佛正休眠在这凝固了的时光里。

看起来约莫40余岁的增它加是同仁县热贡艺术协会的会员,他在吴屯下庄开了一家“吾屯热贡艺术中心”。走进他家的院落,在大厅旁边的一个储藏室里,悬挂着几十件唐卡作品,给人以琳琅满目、目不暇接的感觉。这些唐卡有的已经装裱好了,整齐地挂在墙上。

更多的唐卡卷起来堆放在炕上。增它加一一打开来给我们瞧,告诉我们这是绿度母,这是四大天王,这是财神……在他家生着火炉的暖房的炕上,摆放着一幅尚未完成的画,旁边是画具。牙牙学语的孩子偎在炕上,瞪着黑亮亮的眼睛好奇地观察着我们。

增它加有两个孩子,老大已经在读书了,小的还抱在妈妈怀里不满周岁。他从小就开始学唐卡,目前带了好几个徒弟在家里画。“每年能有多少收入呢?”我好奇地问,他粗略地告诉大概有个15万至20万元。

这一天,两位远道而来的云南客人花了2万7千元人民币在增它加的艺术中心选购了三幅彩绘唐卡,两幅刺绣唐卡。

在这里,绝大多数的村民们都有着这样几重身份,他们既是艺人又是商人,这样的两栖身份使得村民们的生活越来越富裕了。

40多岁的夏吾已经在州府所在地购买了住房,得知我们已经到了吴屯村,夏吾开着他的车,不到半个小时就赶到。跟着夏吾走进他的画室,我们眼前一亮,房间里满是光芒璀璨的唐卡作品,重重叠叠地摆放着,显得房间拥挤不堪。

拉开窗帘,夏吾逐次地向我们介绍起他和徒弟们的唐卡作品以及价格。我们的目光被摆放在炕上的一幅黑唐度母唐卡所吸引,只见度母佛像那金色的线条细腻而圆润,度母慈祥的神情,仿佛可以引导人们超脱人世间的一切苦难,让我们不由地看了又看,目光不忍从那些美丽的线条上挪移开来。

夏吾说,唐卡已经成为村里百姓创收致富的重要文化产业.现在村里很多人家都陆续在同仁县城购买了住房,而且也买了小车,十几公里的路,来来去去的很是方便。

25岁的拉藏是个时髦的藏族小伙,他的头型打理得很酷,算是吴屯村热贡艺人中的后起之秀。拉藏很热心地带领我们去他家参观收藏的老唐卡作品,尤其是他爷爷留下来的几幅老唐卡。这几幅唐卡收藏得很严实,被很小心地装在一个超大的硬塑料圆筒内,取出来还真是有点不太容易。拉藏站在露台上一幅一幅地打开展示,让我们拍照。他说爷爷留下来的作品已经不多了,是家里不对外出售的无价之宝。

谈起他的家族,拉藏在言谈举止中流露出一丝的骄傲。原来,他的爷爷是著名的唐卡艺术大师、已经过世了的夏吾才郎,他的叔父是热贡艺术国家级传承人、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更登达吉,更登达吉目前带着20余个徒弟画唐卡,承接来自英国、美国、日本、新加坡、马来西亚等世界各地的订单,年收入超过百万元。

在拉藏的家里,还收藏着一套色彩明净淡雅的唐卡作品,与我们常见的唐卡作品在构图和色彩上有很明显的差别,他说这一套作品一共11张,凝聚着家里三代人的心血,因为从爷爷那时候就已经开始在打底稿了,也是属于家里珍藏的精品力作,没有价值可以衡量。

在他的画室,拉藏给我们看了尚未完成的一幅唐卡作品,画中的主佛色彩明净艳丽,其他尚未涂色的空白地方是黑唐的底色,上面用金线勾描着一个个的小佛像以及亭台楼阁,画成一半的唐卡给人的感觉非常特别,主佛像披着一轮灿烂的金光,使整个画面区分成了白天和黑夜的两种感觉。在拉藏从容自信的脸上,始终闪现着明朗快乐的笑容,他详细地介绍唐卡的制作工艺,还拿出绘画用的颜料和一大把的毛笔给我们看,那些盛放着红蓝绿黄各色颜料的小碗,有些凌乱地摆放在一起,仿佛唐卡艺人们五彩斑斓的生活。

随着时代的变迁和社会的发展,艺人们的生活正在走向历史上最好的一个时期,他们既是心思缜密,能耐得住寂寞的艺人,又是一个精明能干的生意人,用绘制唐卡来改变自己的生活,传承历史文化,不能不说是一件值得欣慰,当然也值得土地和村庄骄傲的事情。

正当我们从一家农户出来,寻找出村的道路时,从后面追上来一位60多岁的村民,很热心地问我们“你们要唐卡吗?”我们便去他家院子里看唐卡。走进院门,这是一个宽敞的四合小院,中间是花圃,在院落一侧光线好的平台上,两个年轻人正在打磨画布,绷好的画框平铺在地上,旁边放着一盆清水,其中一个年轻人正用一块光滑的石头在画布上来来回回地打磨,旁边靠墙放着好几个已经处理好了的画框。这还是我们第一次看见热贡艺人处理画布呢,在这个“家家有画室,人人是艺人”的小小村庄,百分之九十的村民在进行唐卡艺术品的加工制作,精美绝伦的热贡唐卡艺术就是这样从一个个普通的院落,从一双双勤劳寂寞的双手,从那五彩斑斓的颜料碗,从一大把粗细不同的毛笔中走向了全国各地所有的藏区、以及世界各地那些潜心修佛并且喜欢收藏的人们的心中。

仿佛是不经意地走来,却留下了无数不可估量的艺术珍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