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个“屠呦呦”何时到来?
发布时间:2015-10-20
来源:人民日报
【字体:
在诺奖“零突破”面前,自信应该有,自大要不得

在诺奖零突破面前,自信应该有,自大要不得。只有切实革除体制机制弊端,大力培育健康的创新文化,中国才有希望早日迎来第二、第三乃至更多个屠呦呦

  今后我国会有更多人不断地获得诺奖,诺奖得主将不再是一个、两个,而是一批在当今我们拥有人才、经费和平台优势的情况下,我们不用怀疑,诺贝尔奖将蜂拥而至”……

  科技大咖们的这些畅想,听着也是醉了。

  屠呦呦先生获诺奖的零突破,彻底打破了中国科学家与诺奖无缘的魔咒,极大增强了国人的信心,科技界更是欢欣鼓舞。但畅想归畅想,现实归现实——今后中国的诺奖会蜂拥而至吗?

  回顾自1901年诺奖设立至今颁发的科学奖项,无论是镭的发现还是晶体管的发明,无论是DNA序列的测定还是青蒿素的提取,无一不是为人类文明做出重大贡献的原创发现(发明)。诺奖秉承的两大标准——“原创性对全人类做出重大贡献,从来没有变过。换言之,诺奖并非高不可攀,但也不是谁想拿就能拿的。

  重大原创成果的出现,离不开科学高效的体制机制。屠先生的获奖,并没有消除阻碍创新的体制机制积弊。科技人员申请课题时依然要到处烧香,而且要绞尽脑汁、仔细算计未来3年、5年可能要花的每一分经费;评选院士期间,许多候选人(单位)依然在费尽心思、动员一切可以动员的力量去做工作;各种行政色彩浓厚的考核、评奖和人才计划,还在无谓地消耗着科技人员宝贵的科研生命;以论文、数量论英雄的评价机制,仍像无形的鞭子驱使着科技人员想方设法多发论文;论文抄袭依然大行其道,学术打假依然雷声大、雨点小……虽然深化科技体制改革的各项举措已经颁布,但真正落地尚需时日。

  屠先生的获奖,并没有改变我国大多数跟随、极少数领先的科技现状。虽然近年来我国的科技进展突飞猛进,但别忘了发达国家也在一日千里地发展,国内外一些研究领域的差距还在拉大。基础研究是原始创新的源泉,虽然我国的科技投入已跃居世界第二,但用在基础研究上的经费占比还不到5%,远远不及日本、美国。虽然我国的科技人员有300多万人、位居世界第一,但真正领先世界的领军型人才屈指可数;虽然我们的科研平台鸟枪换炮,但绝大多数先进仪器和实验试剂还依赖进口。

  除了硬件,科技的繁荣离不开勇于质疑、平等交流、自由探索、积极合作的创新文化。枪打出头鸟的古训,羡慕嫉妒恨的红眼病,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学霸作风,成者王败者寇的世俗眼光,无处不在的院士崇拜”……都在无形中束缚着创新的手脚,抑制着异想天开的种子。

  科学来不得半点虚假,言过其实的豪言壮语只能自欺欺人,有百害而无一利。如今有实力宣称有一批科学家获诺奖的,不是我们,而是邻国日本。据不完全统计,截至今年,日本已有24位科学家获得诺奖;该国一年同时有两三位科学家斩获诺奖,已经不是什么新闻。

  在诺奖零突破面前,自信应该有,自大要不得。只有正视差距、直面问题,远离浮躁、脚踏实地,切实革除体制机制弊端,大力培育健康的创新文化,少当社会活动家、多坐科研冷板凳,中国才有希望早日迎来第二、第三乃至更多个屠呦呦,逐步缩小与日本等发达国家的差距。(作者:赵永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