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明金:我来自基层、心在基层,扶危济困义不容辞


发布时间:2021-01-04
来源: 海联之声
【字体:

image.png

陈明金先生到老人院慰问

2020年11月,随着贵州省宣布剩余的9县退出贫困县序列,标志着我国832个贫困县全部摘帽,全国脱贫攻坚工作取得新的重大胜利。在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全球爆发的特殊年份,如期完成脱贫攻坚任务,提前10年实现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的减贫目标,是一项了不起的成绩!

回顾脱贫攻坚的过程,我看到很多活跃在贫困地区第一线的青年干部,有的一干就是3年,在脱贫攻坚第一线挥洒热血,奉献青春,使得贫困地区基层治理能力明显提升,他们的付出值得敬佩。相比他们,我为脱贫攻坚所做的事情,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我自小家境贫寒,18岁来到澳门,做过建筑工,深深体会过贫穷的滋味。后来赶上改革开放的东风,我由办企业,到参与社会服务,再到有幸参政议政,一路走来,我一直抱持“我来自基层、我心在基层”的想法,对贫困人士的境遇感同身受,扶危济困亦是义不容辞的事。

所谓知识就是力量,教育助力人生,文化浸润民风。可能由于小时候家境贫寒未能圆大学梦,我特别希望可以在教育事业上多做点贡献。上世纪90年代初,在我刚略有积蓄的时候,就开始捐资助学。1996至2003年间,连续在福建、广东、江西、陕西、江苏、湖南、重庆、内蒙古等8省份参与了18个希望工程项目。特别是我1996年捐建的福建上杭县通贤明金希望小学,学生人数达到1340人,较原来学生人数增加近3倍,现正计划将原教学楼拆卸扩建,并增配计算机和影像设备,让我感到十分欣慰。

除了希望小学,我也略尽微薄之力去帮扶内地有需要的中学、老年学校、职业教育和高等院校的发展。我在福建华侨大学、福建师范大学、黎明职业大学、泉州师范学院、晋江潘径中学、南岳中学、侨声中学等捐资建设教学楼、实验楼、科技楼、体育馆等教学设施;还在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华南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华侨大学、侨声中学等设有奖助学金,帮助贫困生就学及应急援助。

2014年,我成立了陈明金基金会,希望可以更系统、更有组织地开展公益慈善事业。2016年,陈明金基金会获澳门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批示成为行政公益法人,旨在促进澳门及内地和其他地区的教育、医疗、体育、文化、科技、人才培训及其他公益慈善事业,尤其着重关怀贫苦和扶助弱势社群。

image.png

陈明金基金会获得贵州省黔东南州和从江县颁发扶贫攻坚“优秀帮扶单位”的荣誉

2018年5月澳门启动帮扶贵州省从江县脱贫攻坚工作,陈明金基金会积极响应特区政府号召,2019年1月前往从江考察调研,确定2项援建项目,一是为谷坪乡中心小学和银潭小学增建1个计算机室和实验室,现在该项目已投入使用;二是针对加榜乡摆党村附近3个行政村学前适龄儿童入园难问题,援建陈明金基金会幼儿园,让近百幼儿上学不再跋山涉水。在幼儿园启用前,得知幼儿园尚缺乏部分必要教学设备,基金会立即给予添置,完善教学设施,使幼儿园得以顺利运作。

基于实地调研,陈明金基金会按需帮扶,有关项目针对性、实用性强,当地居民满意度高。在2020年的国家扶贫日,基金会获得贵州省黔东南州和从江县颁发扶贫攻坚“优秀帮扶单位”的荣誉。未来,基金会将会坚持回访,巩固帮扶成果。

脱贫摘帽不是终点,而是新生活、新奋斗的起点。未来如何巩固脱贫攻坚的成效,仍然是一个重大课题。

我认为,在巩固脱贫攻坚成果最后一公里路上,首先要不断健全防止返贫监测帮扶机制,重点监测建档立卡已脱贫但不稳定户和收入略高于建档立卡贫困户的边缘户两类群体。有了完善的监测预警网络,实现动态管理,防贫工作可以早发现、早预警、早帮扶。二是大力开展教育扶贫,帮助贫困群众激发内生动力,既解决富口袋的问题,也解决富脑袋的问题。贫困家庭子女通过完善的义务教育体系接受义务教育,可以彻底阻断贫困代际传递。有劳动能力、劳动意愿而缺乏劳动技能的贫困群众,可以依托学习培训增强劳动技能、就业能力,促进从体力型向技能型转变。三是大力促进产业发展,做到未雨绸缪,着力规划和培育好相关配套产业。不能走一步看一步,仅仅局限于完成扶贫任务、短期获益;也不能好高骛远,最终设定的目标实现不了。四是大力培养农村致富带头人,促进乡村人才回流,打造一支“不走的扶贫工作队”。

(作者系全国政协委员、中华海外联谊会副会长、澳门城市大学校董会主席、澳门金龙集团董事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