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礼鸿:坚守扶贫一线 倾心服务农民


发布时间:2020-05-12
来源:荆楚统战
【字体:

image.png

蔡礼鸿:民盟盟员、华中农业大学园林学院退休教授

大家好!我叫蔡礼鸿,是华中农业大学园林学院退休老教授、湖北民盟盟员。我1949年9月生在黄陂一个书香之家,我的祖父是领导辛亥革命武昌“首义”的蔡济民先生,是位与黄兴、黎元洪等齐名的革命元勋。我的家训是“要重道德信念,不图名不图利,做自己喜欢做的事”。今天我能在这里发言,功不在我,在勤劳淳朴的建始人民。

我现在都还清晰地记得,2013年4月18号这天,已经退休的我正在家中休息,突然接到一个急匆匆的电话:“建始县出大事了,正在结果的猕猴桃一片片死掉,农民兄弟反映强烈,你快去看看!”建始县是华中农业大学定点扶贫县,地处鄂西南山区,平均海拔1152米,人口50余万,独特的高山气候和偏僻的交通环境让这个国家贫困县裹足不前。我二话没说连夜紧急准备了一些资料,19号便赶往建始。到了那里,我发现猕猴桃的受灾情况远比想像中的严重。农民兄弟脸上的愁云让我十分揪心,这可是他们脱贫的唯一指望呀!

为了能尽早帮助他们排忧解难,我走入田间实地考察,与果农深入交流,为猕猴桃治病开方。正是从这年开始,我与国家贫困县——建始县结下了不解之缘。通过到猕猴桃种植较为集中的建始县花坪、长梁、红岩寺、三里等乡镇实地考察,我取得了大量第一手资料。实地调研确实辛苦,往返几十公里的山路,高山气候变化无常,淋雨、飘雪都是常事,每当淋雨身体不适的时候,想到为农民做了些事,心中还是快乐的。调研中我结识了一批吃苦耐劳的种植大户、技术能手、企业家、合作社领导、基层干部,我们一起总结猕猴桃栽培、经营过程中的成功经验与失败教训,探讨适合建始猕猴桃产业发展的途径。在调研的基础上,我向县政府提出了《关于建始县猕猴桃产业发展的建议》,并专门为建始县定制了猕猴桃专用有机复合肥3吨,免费提供给种植大户试用,随后根据猕猴桃肥料试验叶片营养元素分析,依据科学数据,不断调整优化配方,取得了较好的效果。同时,我针对全县种植大户、重点乡镇和主要村组开展技术培训,总结出一套简便易行的“傻瓜”栽培技术。

在建始的日日夜夜,有时夜里做梦都在思考经常去的几个乡镇的猕猴桃的栽培。农民兄弟都是非常淳朴的,你对他们真诚,他们就对你掏心窝子。前3年中,我在建始开展了30余次大型培训、近100次小型培训。3年下来,我与当地群众结下了深厚的感情。2016年初,我第一次3年扶贫期结束,听说我要走,果农们对我说:“您走了,我们都快没有主心骨了!”学校得知实情后,将我的扶贫工作时间延长了3年。

为了能让建始猕猴桃产业可持续发展,我还带了两个建始“徒弟”,后来又有了两个华农“徒弟”,我相信他们以后会比我强,在我干不动了以后,让建始猕猴桃继续结出硕果。经过大家多年的共同努力,建始县先后优选出高抗、优质、丰产猕猴桃品种‘建香’和‘金坛一号’,县内猕猴桃溃疡病得到有效遏制,“顺应自然、科学合理,省工省力、轻简高效,安全健康,绿色环保”的种植理念得以推广。猕猴桃产区的种植户人心稳定,群众积极实施新技术,丰产效果明显。如今,建始猕猴桃和猕猴桃果酒综合产值已经突破2亿元,成为脱贫致富的支柱产业。

连续7年多来,我差不多成了建始常住人口,每年有100多天都在建始各乡镇田间奔走,连建始火车站检票员都记得了我的脸,看到我都不检票了。有些人可能觉得,我总是往外跑,一定挣了不少钱吧!其实,每次出差,除了路费住宿费学校给我报销以外,没有另外的补助。家人总担心我年纪大了,出差又累,又没有回报,问我图什么?我总说,我这个年纪,名利早就看开了,也不图什么,就是想做点党派成员力所能及的好事。何况我有稳定的退休金,生活没有问题,广大农民兄弟才是最弱势的群体,他们才是真正的不易,我有这方面的技术能力,可以为他们做一点指导、解决一些问题,怎能袖手旁观呢?

每年到了丰收季,看着一颗颗猕猴桃树硕果累累,想到农民兄弟如今收入高了,可以改善生活,可以给孩子更好的教育,心里就无比地欣慰,这就是颠沛的工作给我最大的回报。我的老师章文才先生,被誉为“柑橘之父”,是一位德高望重的华农老前辈,也是一位老盟员,他一生奋斗到95岁,一辈子服务农民,服务农业,服务民盟事业;一辈子忠于农业教育事业,忠于农业科技事业,忠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事业。

在前辈的光辉下,我要坚定地做一个追随者,继承好他以自己的知识和力量为党的事业奋斗到生命最后一刻的精神。习近平总书记曾指出:“小康不小康,关键看老乡!”“扶贫绝不落一人!”,作为民盟人,作为统一战线的一份子,作为时代的答卷人,我永远铭记合作初心,只要社会需要、农民朋友需要,只要我还走得动,就会一直做下去,做到不能动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