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是多民族共同生活的大家园
发布时间:2019-07-22
来源:人民网
【字体:

新疆自古就是一个多民族聚居的地区。多民族聚居是新疆历史上民族分布的显著特点。

史前时期新疆就是一个多人种混居的地区。这一时期新疆境内的人类头骨鉴定资料证明,当地居民既有欧罗巴人种,也有蒙古人种,同时还存在着两类人种的混合型,这表明这一时期新疆已经不是单一人种的聚居地。

至汉代,活动在新疆地区的民族则以塞人、月氏人、乌孙人、羌人、匈奴人和汉人为主。大约在公元2世纪中叶,鲜卑人进入了新疆地区。402年,柔然人的势力范围向西延伸到了焉耆,柔然人也因之成为新疆古代民族之一。487年,役属于柔然的高车西迁今吐鲁番一带建立了高车国,高车自然也成了新疆古代民族中的一个新成员。

隋唐时期加入新疆民族之列的主要有突厥人、吐蕃人、回纥人等。6世纪中叶起,逐步强大起来的突厥人于583年分裂为东、西两个政权,西边政权辖有包括今新疆在内的西域地区。吐蕃是今天藏族的祖先。自662年后,吐蕃不断兴兵西域,由此吐蕃人也开始进入新疆。744年建立的回纥汗国曾经数次出兵协助唐朝与吐蕃争夺西域,为后来回纥人(也称回鹘人)的迁入打下了基础。840年,一部分回纥人西迁今新疆地区。西迁新疆的回纥人和当地的其他族群不断融合,为今天维吾尔族的形成奠定了基础。

宋辽金元时期,新的民族成员的迁入并没有停止。1124年,契丹贵族耶律大石率领一部分部众西迁,建立了西辽政权,其辖境包括了今新疆及其以西地区。随后的蒙古人于1217年统一了包括新疆在内的中亚地区,由此大量蒙古人迁入新疆地区。蒙古人为统一新疆,征发大量的女真人、契丹人、汉人、西夏人前往新疆,其中有不少人留驻于新疆,成为新疆居民。

清朝初期,维吾尔人主要聚居在南疆及吐鲁番、哈密等地区。后由于清朝招募维吾尔人赴伊犁地区屯田,分布区域逐步扩大。哈萨克族由于受到沙俄侵扰,不少人向内迁徙至塔城、伊犁、阿勒泰、昌吉、玛纳斯、乌鲁木齐、奇台、木垒、巴里坤等地。在这些民族分布地区不断扩大的同时,满族、达斡尔族、锡伯族、回族等也因各种原因迁入新疆。与此同时,从境外还迁入了乌孜别克、塔塔尔、俄罗斯等民族。

由上可知,新疆是多民族的共同家园,不仅包括现代居住在新疆的民族,也包括在历史发展中已经消失的民族,新疆绝不是哪一个民族专有的家园。

新疆多民族聚居格局的形成和演变过程,正是中华民族整体形成和演变的一个缩影。清代不仅奠定了近代中国的版图,而且通过盟旗制度、行省制度等措施促进了多民族国家的政治统一,也奠定了中华民族“多元一体”的基本格局。

新疆多民族聚居的格局是在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中逐步形成的,新疆各民族之间的交往交流交融可以在诸多方面体现出来。独特的地理环境使南疆传统的以农业为主的绿洲经济和北疆游牧经济具有较强的互补性,而地处欧亚大陆通道又使各民族成为丝绸之路上的一个个站点,频繁通过这些站点的人员和物资,连接起了欧亚大陆,还将各民族凝聚为一个整体。民族之间的交往交流交融促成了各民族的不断发展壮大,诸如宋代的喀喇汗王朝、高昌回鹘王国,元代的察合台汗国等,都是在各民族之间的密切交流和融合中出现的,都是中国疆域内的地方政权形式,无一例外地推动了疆域内各民族(族群)交往交流交融。

许多现在的民族,诸如维吾尔、哈萨克、乌孜别克、柯尔克孜、俄罗斯族等,也多是在历史上众多不同民族之间的融合过程中形成和发展起来的。在这个过程中,新民族的不断迁入,一方面推动了新疆多民族分布格局的发展,促成了新民族的诞生,诸如回纥的西迁为现代维吾尔族的形成提供了基础;另一方面对稳定新疆的局势也起到了重要作用,进而为各民族的发展提供了宽松的社会环境,诸如汉唐时期汉族的屯田戍边、清代满族、锡伯族、蒙古族的西迁等,都是当时新疆社会稳定所必须的。

新疆的众多民族,包括历史上已经消失的民族,都为新疆的发展以及丝绸之路的兴盛做出了突出贡献,共同创造了灿烂的西域文明。历史上新疆各民族与内地的经济、政治和文化交往交流交融的过程,也是各民族对中央政权的向心力和对中华文化的认同感日益深化的过程,各民族日益紧密地结成文化相通、血脉交融、命运相连的命运共同体,中华民族命运共同体意识也逐步形成并不断得到加强。

长期以来,包括新疆地区各民族在内的中华各民族,在面对外敌入侵时总是同仇敌忾、奋起抗争、守望相助。1840年鸦片战争之后的100多年间,中国屡遭西方列强的侵略、欺凌。在国家面临被列强瓜分,中华民族面临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西北地区的维吾尔、汉、回、蒙古、哈萨克、柯尔克孜、塔吉克等族人民,同全国各族人民奋起反抗、共赴国难。

面对沙俄的侵略,在塔城,19世纪50年代以安玉贤、徐天尧为首的塔城各族矿工奋起反抗,一举焚烧了沙俄在塔城的贸易圈,沉重打击了侵略者的嚣张气焰,表现了各族人民不畏强暴、捍卫祖国主权的英雄气概。

阿古柏政权入侵新疆12年,依仗屠刀对新疆各族人民进行野蛮的血腥统治。新疆各族人民用多种方式奋起抗争。在喀什,1865年阿古柏攻入边卡时,首先起来抵抗入侵者的是喀什周围的柯尔克孜族人民。在和田,1867年阿古柏侵略军攻击时,和田军民自发组织起来与侵略者战斗,男女老幼一齐上阵,守城一个多月。库车的维吾尔、回等各族人民英勇抗敌,击毙了阿古柏的长子胡达·胡里伯克。

1875年,清政府决定收复新疆后,全疆各族民众,带着奶酪、牛羊迎接清军。喀什噶尔伯克阿布杜热衣木等人主动担任西征军向导。喀什噶尔商人拜合提等人抄便道翻越冰达坂,长途跋涉抵达北疆乌苏,拜见清前敌带兵大臣金顺,请金顺向驻塔城行营的代理伊犁将军荣全呈递“喀什噶尔伯克禀帖”,代表新疆各族人民,表达了心向祖国、渴望统一的强烈愿望。生活在伊犁地区的锡伯族人民得知清军进疆,跋山涉水将粮食送至军营。1877年4月,清军将领刘锦棠率军包围了盘踞在达坂城的阿古柏军队。在两军对峙的关键时刻,城内维吾尔族人民冒着生命危险潜出城外,将重要情报送至清军军营。清军抓住战机打了一个胜仗,一举收复了达坂城、托克逊等城镇。在新疆各族人民的支持下,清朝军队仅仅用了一年半时间,就彻底摧毁了阿古柏的侵略政权,收复了新疆。

总之,历史上长期交往交流交融形成的各民族血肉关系已经将新疆各民族与中华民族大家庭融为一体,共同构筑了中华民族共同体。近代,新疆各族人民同全国人民一道共同反侵略、反分裂的伟大斗争,使中华民族命运共同体意识得以升华,也使各族人民作为中国历史主人的责任感得到了进一步激发和增强,并成为边疆治理强大的精神力量。

(作者:马大正 周卫平均为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边疆研究所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