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供给侧改革应以满足实体经济需求为导向
发布时间:2019-07-03
来源:民建中央网站
【字体:

    全国政协委员、民建上海市委副主委、申万宏源证券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杨成长反映,习近平总书记有关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的重要论述,既突出了金融是国家重要的核心竞争力,又强调了金融市场是服务实体经济的基本工具,要以有效服务实体经济作为基本发展宗旨。习近平总书记有关推进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指导思想,改变了我们总是从金融市场内部看问题的思维习惯,要把金融市场作为金融供给侧,把企业和居民作为金融需求侧,要从金融市场提供的产品服务能否满足和适应企业以及居民金融需求的角度去寻找改革创新的思路。目前,我国金融市场存在三方面问题和现象:

  一是金融供给与企业需求之间存在五个“不匹配”。即:1.金融市场提供的资金在期限上与企业需求不匹配。目前银行所提供的主要是期限为一年期以下的贷款,而大部分企业需要的是用于扩大生产和设备更新的中长期资金。根据不完全调查,目前中小企业中有近40%的长期资金得不到满足,需要通过银行滚动贷款来实现。2.融资成本和企业资产收益率不匹配,超出了企业正常的承受能力。即使名义贷款利率不高,但是加上担保费,以及资产被抵押无法处置和流动的成本,中小企业的实际融资成本也要远高于名义贷款利息。3.融资方式和企业优化财务结构的需要不匹配。企业需要扩大股权融资,而金融市场只能提供短期债务融资。股权融资条件过高,大部分企业除了靠利润滚存外,资本金无法获得补充,导致债务融资过度,杠杆过大,经营风险累积过高。4.金融机构放贷要求的抵押物和企业的资产现状不匹配。我国金融市场对中小企业提供的融资方式是担保融资,造成企业既需要承担利息成本的同时,还需要承担资产被抵押,无法处置的潜在成本,并且由于银行只认不动产担保物,那些缺乏不动产的现代服务业和数字产业就很难获得银行贷款。5.金融服务覆盖面和中小微企业需求不匹配,绝大多数中小微企业得不到金融市场提供的服务。除了国有企业和少部分规模以上民营企业,95%以上的企业都被排斥在资本市场服务大门之外。

  二是居民财富结构存在“三高三低”的问题。所谓“三高”,首先是居民的当期储蓄率过高,始终保持在30%以上的水平,居民认为主要钱存在银行,储蓄就在增加,那么财富似乎就在保值增值;其次是房产在居民财富中占比过高,一方面,这是受二十年多来我国房地产市场持续上涨所带来的财富效应的影响。另一方面,也是由于我国房地产交易过度货币化,在城镇化过程中所形成的巨大的土地级差,地租没有及时通过土地增值税来进行调节,土地增值收益变成了居民房地产交易差价收入,从而引导居民形成了交易产生房地产价值的不正确价值观;第三是居民金融资产中银行存款占比高,居民对银行尤其是国有银行有着天然的信任。对应“三高”,居民财富管理中自然就存在“三低”现象。首先是保险类资产占比低。由于保险公司提供的产品缺乏清晰的收入成本线,居民无法判断购买保险产品长期收益能否高过银行存款,能否保值增值;其次是股权类投资比重太低。股市巨大的波动性抵消了长期股权投资高收益的吸引力,二级市场过度交易诱导居民形成了股权投资收益主要来源于交易过程的不健康的股权投资文化;三是居民财富配置性收益很低,居民只关注少部分自己操作的金融资产的收益率,却不关注家庭财富的整体收益率。

  三是金融供给的结构性失衡现象。总体来看,当前我国金融市场供给侧自身的结构性失衡主要表现为“一过剩三短缺”。“一过剩”是金融市场的资金总规模包括短期资金将逐步走向过剩。从趋势来看,我国的投资增长率和投资率都在快速趋势性下降,储蓄转成投资资金的比例必然也在下降。因此,总体来看资金将逐渐走向过剩。但是在总体资金宽裕的状况下,我国金融市场又存在着三类资金来源短缺的问题:一是可以长期投资的资金来源十分短缺。企业和居民的融资需求,需要的都是用于实业投资和买房买车的长期资金,导致银行不得不通过期限错配、短资长贷来满足实体经济的需要。而期限过度错配又使银行成为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加强对资产管理链条整治的重要对象。缺乏可以长期投资的资金来源,是当前我国金融市场最突出的供给侧结构性问题,也是导致商业银行资产负债期限错配、风险错配和功能错配的重要根源。二是缺乏可以承担一定投资风险的资金来源。大部分金融机构都是国有控股企业,在资产运用和投资决策中,倾向于低风险偏好的产品和投资。同时,目前过于短期化的投资绩效考核制度,也会使得长期资金被当作短期投资在使用。三是缺乏长期股权投资的资金来源。我国对企业的长期股权投资除了股票二级市场外,缺乏稳定的长期的资金来源,并且金融机构占比过低,各类企业的资本金得不到合理补充。

  为此,对我国金融供给侧改革提出四个方面建议:

  一是推动我国金融市场的资金来源从银行存款主导型转向银行和保险并重型。银行和保险是金融市场筹集资金的主渠道。银行主要筹集短期资金,保险主要筹集长期资金。我国金融市场属于橄榄型,中间是商业银行,资产规模达到200万亿元左右,占比非常高。两头是保险公司和证券公司,都只有十几万亿元。美国金融市场结构是哑铃型的。保险资产和证券市场都很大,中间的银行资产规模相对较小。美国资本市场发展得好,是因为有庞大的保险资产作支撑。美国形成了居民买保险,保险买基金,基金再投资股票市场的发展模式。因此,从长期来看,要优先发展保险市场,鼓励保险市场加大对基金和股权的投资,彻底改变股票市场的投资者结构,从根本上解决股票市场的稳定性问题,提高股票市场对企业股权合理定价和适度交易的能力。要通过税收政策和相关措施,推动居民金融资产由银行存款转化为各类保险资产,形成银行筹集短期资金和各类保险筹集长期资金并存的格局,彻底解决我国金融市场严重缺乏长期资金和风险投资资金来源的问题。

  二是在金融市场服务端要推动银行信用业务和证券资本业务的深度融合。要增强对中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的金融服务,就需要将政府的增信服务、商业银行的信用服务和证券公司的资本服务结合起来。政府主要通过规范民营企业制度、建立征信信息系统、建立担保公司、发展知识产权等动产要素市场以及政府扶持基金等手段,不断提高中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信用等级和信息透明度。证券公司重点推动民营企业建立规范的现代企业制度和财务制度,创新中小企业发债方式和交易方式,推动中小企业股权多元化和并购重组,积极探索发行中小企业私募债、设备更新专项债和创新支持特种债等融资工具。在此基础上,鼓励商业银行积极放贷,发展纯信用贷款和循环贷款等业务。要鼓励商业银行和证券公司进行业务合作,鼓励商业银行开展非证券化的资本市场服务业务。

  三是推动我国的金融市场体系由不动产抵押金融向动产创新金融方向转化。目前,我国实体经济增长方式正在从要素投入型规模增长模式向科创引领型集约增长模式方向转化,不动产要素的重要性正在被技术、人才、信息、知识产权等动产要素所替代。技术产权化,产权资本化,资本证券化,投资基金化,是科技创新型经济发展的基本模式。因此,推动我国金融市场从以不动产为基础转向以动产为基础,建立适应科创引领型实体经济发展模式的金融市场体系,是我国金融市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基本方向。目前,正在推出的科创板正是我国发展动产要素金融市场的重要举措。

  四是推动我国金融市场由人力资本密集型金融形态向技术密集型金融形态转化,大幅度降低金融市场的运行成本,推动普惠金融发展。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和人工智能在金融市场的广泛推广,可以大幅度降低金融市场和金融行业的信息成本,解决授信和交易过程中信息不对称问题,大幅度降低金融市场的人力成本。目前各种智能投顾、无人网店正在实验推广,技术投入正在替代人力投入,金融机构正在走向技术公司。同时,推动信息技术革命在金融市场上的普遍运用,使得金融服务“大数效应”凸显出来,可以大幅度降低了信息搜索和交易成本,推动我国金融市场从精英服务模式向普惠金融方向转化。

  (作者:杨成长 民建上海市委副主委,申万宏源证券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