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减负”真正落地——民革中央积极为中小学生“减负”建言献策
发布时间:2018-07-11
来源:民革中央网站
【字体:

中小学生课外负担重,是当前社会各界广泛关注的热点和难点问题。在7月6日举行的政协第十三届全国委员会第六次双周协商座谈会上,多位全国政协委员就“解决中小学生课外负担重问题”展开讨论,积极建言献策,并与教育部等相关部委负责人现场沟通。记者了解到,本次双周协商座谈会由民革中央与全国政协教科卫体委员会承办,在15位发言的全国政协委员中有6位委员是民革党员,他们分别是白清元、温雪琼、陈星莺、李国华、邓健、徐景坤。

民革中央高度关注中小学生“减负”问题,去年以来已赴广西、吉林、湖北、四川、北京等地开展专题调研。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民革中央向全国政协提交了《强化义务教育“减负”实效,切实推进素质教育发展》书面大会发言,获得各界高度关注。

聚焦中小学生“减负”的关键问题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着力解决中小学生课外负担重的问题。而在去年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将“着力解决中小学生课外负担重”列为非补不可的“民生短板”。近年来,教育部多次出台“减负”政策,然而“学校减负、家长增负,校内减负、校外增负”的现象却在各地较为普遍,课外培训机构逐利现象严重,违背教育规律提前抢跑学习,给学生和家长造成了心里焦虑。

“减负”问题为何始终没有彻底解决?民革中央认为,首先应找到中小学生“减负”的关键问题,为此开展了大量调研。

今年1月10日至13日,万鄂湘率民革中央调研组就中小学生“减负”问题与民革广西区委会领导班子成员、民革党员中的教育专家座谈,听取有关中小学生“减负”的意见建议,并对这一课题的深入调研作出重要指示。

1月22日,民革中央在机关召开了一场中小学生“减负”问题座谈会,民革中央副主席张伯军出席并讲话,教育部基础教育司负责同志与来自北京市四所中小学的教师和家长代表就如何提升中小学生“减负”实效进行了深入探讨,并收集了各方意见建议。

2月6日,习近平总书记同党外人士座谈并共迎新春,万鄂湘代表民革中央发言,就中小学生“减负”等问题提出建议。

2月26日,民革中央常务副主席郑建邦、副主席张伯军与教育部部长陈宝生一行在机关座谈,双方就中小学生“减负”等教育问题进行了交流。郑建邦表示,民革多年来对教育领域特别关注,希望继续加强与教育部的交流合作,为中小学生“减负”问题的有效解决提供智力支持。

通过调研,民革中央认为中小学生“减负”已从教育问题转变成社会问题。首先表现为社会“增负”行为抵消了校内“减负”成果,校内减少的学习时间被校外培训占用,学生课后“不在培训班里坐着,就在去培训班的路上”已成常态;其次,应试培训行为干扰了素质教育实施,社会培训机构采取题海战术和超前教育等方式提升成绩,干扰了素质教育实施;三是校外培训让家长在义务教育阶段徒增沉重的经济负担,尤其是对农村学生、困难学生更是如此;四是社会办学的功利化行为冲击了国家立德树人、学生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根本任务和办学目标,营造家长焦虑氛围,扰乱了教育秩序,阻碍了教育发展。

找出“减负变增负”的根本原因

“减负”政策实行多年,为何越减负担越重?民革中央通过调研发现,“减负”政策使得学生课业负担由“校内”转到“校外”,课外辅导行业“野蛮生长”,市场利益巨大。

“据统计,2016年我国中小学课外辅导行业市场规模就已超过8000亿元,参加学生规模超过1.3亿多人(次)。受资本逐利性和市场盲目性影响,绝大部分社会力量开办的校外培训机构,均紧紧盯住中小学生课业补习这块大‘蛋糕’争抢蚕食。”民革中央在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提交的大会发言中用一系列数据指出课外辅导机构大大加重了学生的课业负担,也推升了家长们的教育焦虑感。

民革中央发现,各地纷纷出台的“提早放学”“缩短家庭作业时间”等减负新政,在实践中都被扭曲、走样和变形了,从而最终归于无效。

中小学生负担过重,本质上是优质教育资源需求与供给的矛盾,推进教育优质均衡发展是治本之策,民革中央的大会发言直指问题根本。

民革中央还指出,目前的中小学学业评价制度与课时安排不合理,学习成绩评价“唯分数”论,学校、班级考试成绩排名,导致很多家长为提高孩子名次,狠抓校外培训的“救命稻草”。另外,小学“三点半”放学,与家长下班时间不一致,迫使家长将孩子送往课外培训班“托管”补课。

“许多学校要求学生每日作业由家长‘例行’签字,教师通过微信内‘批评表扬’,将校内教学任务变相推至家庭,频繁传到畸形竞争压力,主张‘狼爸、虎妈’群体‘起跑线’焦虑,损害了儿童身心健康和发展潜能。”民革中央认为,这使原本良性的“家校共育”模式走偏,不利于构建和谐的家校关系。同时,个别学校和教师存在是的行为,一些学校与校外培训机构内外合作、利益共享,甚至存在少数教师“课上不讲课后讲”并收取补课费的行为。

提出切实可行的意见建议

“在那暖暖的太阳下,有一群勇敢的小娃娃,就像那金色的向阳花,风风雨雨都不害怕……”优美嘹亮的童声合唱回响在音乐室内,这是长春五十二中赫行实验学校小学部的合唱社团在排练。下午三点半,是学校放学的时间,也是学校课后免费托管“蓓蕾计划”开始的时间。

民革中央副主席张伯军在担任吉林省教育厅厅长期间,曾多次就“课后三点半”问题开展相关调研。在民革中央关于中小学生“减负”课题的调研中,他也建议向各地推广吉林长春“课后看护”的做法,利用学校现有资源,引进社会志愿服务力量,义务看护“三点半”放学后难以离校的学生,解决家长上班无法接送孩子被迫委托校外培训机构接送的难题,压缩校外培训机构成长的空间。课后看护主要开展阅读、艺术、体育、科技等活动,满足学生个性化需求,费用主要由财政承担。这一建议也被写进民革中央的调研报告。

民革中央认为,义务教育作为政府提供的基本公共服务,具有公益性、普惠性、公平性的特征,寄托着亿万家庭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更关系到国家未来人才的培养,不应该让学生和家长付出更多无谓的辛苦和无奈的支出,更不应该让教育被利益驱导而失去立德树人的本真。

民革中央在调研报告中建议,地方党委政府要强化优先发展教育的主体责任,确保立德树人根本任务的落实,推动义务教育减负提质。加强学校教育监管力度,严查教育系统内部寻租行为,严惩中小学校和在职中小学教师有偿办班、补课现象。大力规范校外培训机构,严格审批程序,加强行政监管和行业自律,严禁营利性校外培训机构染指义务教育,增强校外培训机构的社会责任,还义务教育一片蓝天。同时,要推动义务教育均衡发展,逐步缩小区域、校际之间教育资源配置的差距;要改革义务教育评价机制,扭转中小学业评价“唯分数论”;加快信息化建设,挖掘名校名师资源,开发权威网上课后辅导“微课”,供学生无偿使用。

2018年4月,民革中央根据情况向中共中央、国务院有关领导同志提交了调研报告,得到多位国家领导人的批示。

此后,民革中央还继续跟进相关问题的深入调研。4月22日,民革中央教科教科文卫体委员会召开解决中小学生课外负担重问题研讨会,全国政协教科卫体委员会办公室负责同志、部分全国政协委员和专委会委员进行了座谈。在4月和5月组织的全国政协调研组赴湖南、安徽的调研中,都推荐民革党员中的相关专家参与调研,为中小学生“减负”的真正落地贡献民革智慧。